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萍谈教育之六:规矩与灵活——教育中的自由精神

字体大小:

编者按:本文作者石曙萍,英国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硕士、中国复旦大学博士,曾在新加坡任教,现旅居英伦。“萍谈教育”系列文章是石曙萍为联合早报网撰写的专稿。她以教育专家和身为人母的双重身份,对中国、新加坡、英国三个国家教育制度和教学环境进行比较和观察。本文是该系列的第六篇。

素来尖锐爽直的李敖,曾公然说“新加坡人很笨”。如此刺耳的评价,自然让我们国民感到气愤。李敖本人后来申明说,“笨”其实是褒义词,是指新加坡人不精明,不耍小聪明,总是老老实实,可以信赖。对比在中国生活的经历,我也深以为“笨”的可贵,这其中是一种朴素的为人处世的诚实和规矩。无论政府官员,医务人员,还是草根的工人,新加坡人大都不会投机取巧。比如在组屋楼下的咖啡店喝茶,你如果不小心多付了几毛钱,卖水的安蒂(Untie)安哥(Uncle)总会清清楚楚地退还,不贪小便宜。在医院看病,你也不用像在中国那样,担心如果不给医生送红包,自己不会被尽心救治。新加坡的生活,相比较于中国而言,也因此简单安心得多。当然,凡事不能尽善尽美,新加坡人本份的同时,也有过于规矩的一面。梁智强导演的电影《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里,很是充满了国民的自我嘲讽,其中最精彩的台词就是“law by law”了。凡事必拘泥于条文办事,缺少变通,确实是新加坡人一大局限。

前些时候我从英国回新加坡处理一些事情,仓促间忘带身份证。到了新加坡,因为沟通联络的需要,我去7-11办理一张临时的本地电话卡。店主客气地问我要身份证,我给了护照,对方却非常无奈地表示:外国人,可以凭护照办卡。但如果是新加坡人,根据规定,必须要用身份证才可以。没有身份证即使有护照也不可以办。——尝试了几家店,都是如此。law by law,照章行事,这就是新加坡特色之一。好处是事无巨细都以制度来管理,杜绝了众多弊端,比如腐败和人情关系,社会也更公平合理。但坏处是国民养成了乖乖听话的习惯,缺少灵活性和独立思考,未免显得僵化。比如这次办理电话卡的遭遇,事情虽小,却让人觉得如同受困于无形的蜘蛛网中,明知荒谬却又无可奈何。

循规蹈矩,在体现在新加坡的学校教育中。比如当年单位里有同事带来女儿的华文作业本分享。他女儿在本地首屈一指的一间华文特选学校读小二。作业中阅读理解的篇章,是一个关于老虎吃羊的故事,结尾写着“说着,老虎就朝小羊扑过去”。问题是:“最后故事的结局是什么?”这位学生的回答是:“小羊被老虎吃掉了”。作业却被老师打叉,并给出了“正确”答案:“老虎朝小羊扑过去了”。——当然,篇章中没有明写小羊最后被吃,但谁都可以根据上下文推断出来,它难逃被老虎吃掉的命运。孩子的答案经过合理的推理,并不见得有错。但无奈考试是有唯一的标准答案的,只要不与其一致的,哪怕合理也难逃打叉的结果。只是,在如此“规规矩矩”的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不知还能保留了多少勇气和欲望,能在日后去寻找自我,去破陈出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