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网上最热交锋:李玮玲 vs 贾纳达斯

字体大小:

一个人在报章上“封笔”,引发一场笔战。

近日在面簿上针锋相对的两者,一个是李光耀之女李玮玲医生,一个是政府首席公共沟通司长兼政策研究院院长贾纳达斯·蒂凡(Janadas Devan)。

二人公开对峙所为何事?这要从李光耀逝世一周年讲起。

李玮玲上月25日在面簿上撰文说,李光耀如果看到今年众多对他近乎“英雄膜拜”式的纪念活动,肯定会“起鸡皮疙瘩”,因为他厌恶个人崇拜。她说,这番言论之所以只能写在面簿上,是因为《海峡时报》让她”没有言论自由”。

李玮玲多年为《海峡时报》撰写专栏,但她上周五(本月1日)突然发表面簿说:“我从此不会再给新加坡报业控股撰稿,因为编辑不给我言论自由。”她说,今后凡遇到她认为公众有必要知道的事,她会在面簿上公开发表文章。

就在李玮玲宣布不再为《海峡时报》撰稿的第二天,她在面簿上提到一本书,而那本书的内容恰恰有关言论自由。

这本《言论界限——我的〈海峡时报〉故事》(OB Markers - My Straits Times Story),是新加坡报业控股英文及马来文报集团前总编辑张业成的个人回忆录。张业成在书中谈到新加坡政府和媒体的关系,如何从建国初期政府的铁腕管理逐渐蜕变为今日更多互动与了解。

该书在2012年底出版时,在本地媒体和媒体观察者间掀起不小波澜。令不少人惊讶的是,该书揭露政府对媒体的管控手段,但李光耀却为该书写了一段推荐语。

李玮玲在面簿上说,该书当初出版时她没有读,但几星期前,她在李光耀的书架上看到这本书。读过之后,她认为书中所写“都是事实叙述,不觉得作者是要做出批评”。她还说,李光耀不怕有事实依据的批评。

不过,就是这段有关该书的面簿贴文,牵涉出贾纳达斯当年的一段话,也由此引发两人的交锋。

李玮玲说:“张业成的书出版时,贾纳达斯跟我抱怨说,张业成很狡猾,请我父亲为书写序,然后又在书里批评我父亲。”

对此,贾纳达斯直接在李玮玲的面簿贴文下评论反驳。二人从当年针对事件的记忆、到对文章编辑与审查的不同定义接连交锋,也进而引起坊间关注两人的关系与互动。

■记忆出入

出入①:贾纳达斯向李玮玲“抱怨”,张业成很“狡猾”?

李玮玲版:张业成的书出版时,“贾纳达斯跟我抱怨说,张业成很狡猾,请我父亲为书写序,然后又在书里批评我父亲。”

贾纳达斯版:我既没有向她“抱怨”,也没说过张业成“狡猾”。书出版后,我对她说的是:“没有人告诉李先生书里写了些什么,更不用说告诉他书里好多内容都是有关他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包括在网上写书评的人,都很惊讶李先生好像还认可这本书。”

李玮玲的回应:“我可能记不得贾纳达斯具体用的词,但他表达对张业成的不满时情绪激动,而且是针对张业成利用我父亲。在我看来,他表达的意思用‘狡猾’概括比较适合。”

出入②:李显龙总理曾打电话责骂张业成?

李玮玲版:一位人民行动党干部告诉我,显龙曾打电话批评张业成。我随后告诉张业成,我听说显龙打电话“责骂”他。张业成说:“他没责骂我,只是要指出一些问题。我向显龙解释说,我是在维护你父亲,不是在攻击他。”

贾纳达斯版:李显龙总理没有打电话给张业成,更别说是“责骂他”了。张业成就那本书电邮总理,总理也回复了。这和张业成的说法一致,也和他告诉玮玲的一样,也就是他没有被责骂。

■编辑 vs. 审查

谈及供稿给《海峡时报》的经历,李玮玲说,有时她文章中的一些内容会被修改。“有些课题,我的中心思想不被通过,或者通过了,但改得含糊了。我已经经历过三任编辑,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编辑收到指示,要把我文章中的一些‘敏感课题’改掉。”

李玮玲指出,她和三任编辑的关系是“爱恨交加”。她说,这些编辑“太懦弱,不敢违命,然后又因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不告诉我事实。”

《海峡时报》今天刊登编者按(Editor's note),驳斥李玮玲上述言论都是“毫无根据”。

文章说:“所有专业报刊都会要求作者与编辑合作,编辑会提供各种建议,包括语法、用语、品味、相关性、条理性、判断和法律等。这和言论自由没有关系,而是要维持水准。而这也适用于所有专栏作者,包括李医生在内,她也经常发表言论表示不期待也不喜欢受到特殊对待。最近,她在我们一星期的修改和电邮往来之后,要求毫不修改地刊登她的原文,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就在去年,李玮玲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文章集结成书:“A Hakka Woman's Singapore Stories”(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由海峡时报出版社出版,编辑正是贾纳达斯。贾纳达斯说,他是第一个负责李玮玲专栏的编辑,“她说的三任编辑,想必第一个就是我”。

 

对于李玮玲在面簿上指出文章被修改,贾纳达斯在题为《编辑并非等同审查》的回应中说:“她不公地质疑我和数名前同事的专业操守。”他强调,对专栏文章的修改“不是审查”,而是查核事实,进行编辑。

贾纳达斯指出,李玮玲自称为海峡撰稿期间“遭受如此大的压制”,“可她还甘愿坚持了将近十年的痛苦,然后在漫长的煎熬结束后,她还深情地把这些受压制的成果集结成为一本畅销散文集。这到底有多可信?……她现在把自己说成是一个被压制、被噤声的人,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贾纳达斯也说,对于编辑李玮玲的文章,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为了把她未加工的内容转化为有条理的文章,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他直言:“阅读她未经编辑的文章就好像在迷雾中航行。”

 
■还是朋友?

贾纳达斯在李玮玲面簿评论时说:“我也很不喜欢公开和一个朋友对峙,但真是没有办法。”

李玮玲(62岁)和贾纳达斯(61岁)有多年交情,一个是建国总理李光耀之女,一个是我国第三任总统蒂凡那之子。如今,二人公开交锋,不知此后是否还是朋友?

贾纳达斯说:“你开启面簿新旅程,我祝福你。我相信有一天,这会收录在《一个客家女儿(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