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狮城批发商被指拖欠80万 供应商儿子代父来新讨债

字体大小:

狮城果菜批发商被指拖欠至少两名同行80万元供应费,其中一名60岁山东供应商到本地追讨不果,回国后过年前夕遭高利贷打伤入院,儿子如今代父来新讨债!

《新明日报》之前报道,山东菜商庄乾明(60岁)指在本地经营蔬菜批发生意的老乡拖欠约60万元供应费,导致他在去年8月宣告破产,他在12月飞到本地追讨,对方原本答应处理债务,之后却又将他赶走,他最后无功而返,但已在本地报警立案。

如今,他的儿子庄绪全(32岁)再次回到本地,尝试继续为父亲追讨欠款。

他告诉记者,父亲不仅厂房都被查封,还欠高利贷40万元人民币(约8万新元),他连奥迪名车都抵押上了还还不清,高利贷竟在农历新年前夕找上门,打了父亲一顿。

“他们来了三四个人,我当时又不在,尽管母亲护着他,他还是被打得一身青一块、紫一块,住院将近一个星期。他们也没打得他重伤,只是作为警告。”

庄绪全心想不能放着债务不管,于是周一飞到本地,尝试继续帮父亲追债。

他表示父亲身体状况不好,不过还是要回来追债,目前正和三、四名声称也被同一名批发商欠钱没还的同乡,办理着手续。

记者步步追踪,也联络上一名同样来自山东、目前在本地做生意的40岁果菜供应商,他也称,在2014年至2015年间为这名批发商供应蔬菜,不过对方也在去年开始拖欠供应费半年。

“他其实欠我300多万人民币,但他只认100多万(约20万新元),最后也只还了几千元就说没钱。”

身上现金不到百元

身上现金不到100元,供应商的儿子自备10公斤山东煎饼当粮食。

庄绪全说,他到了新加坡之后,搭上线的一些同乡送给他一些干果和葡萄干,搭着煎饼吃,欣慰得到同乡照顾。

他说,几天前找上了批发商的住家,结果遭对方的家人报警驱赶。

庄绪全心有不甘,想到家乡父亲为钱发愁,不惜露宿在外包括巴士站,直到昨晚获同乡收留,到他租的房子睡沙发。

另一供应商:批发商曾用水果抵债

同行称批发商一度以水果抵债,但偿还了一万多元又闹失踪。

声称也被批发商拖欠约20万新元的40岁供应商指批发商虽称没钱还债,但仍然经营着水果批发生意,去年底一度以水果抵债,不过一两个月后又找不到人。

庄绪全指这名批发商以狮城生意的名义向家乡的供应商拿货,之后欠钱不还,至少三名同乡受害。

批发商:对方供应烂菜

被指欠钱未还的批发商反指,是庄乾明供应烂菜给他,搞坏他名声。

这名批发商声称,目前人在泰国,通过微信回复记者询问时说,回国后将会交代真相。

他表示,之前都是帮庄乾明卖了菜再给钱,但坏掉的菜不由他负责,对方却要他付钱。“我们当时双方都是很好的朋友、家乡的人,一切都是口头协议,没有写合同,我现在很后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