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神棍驱鬼 喝掺药‘圣水’ 妇女遭强奸

被告叫受害人快速喝下“圣水”,受害人喝后感觉肚子不适、头晕目眩。被告称这是因“圣水”在驱走她体内的脏东西。(档案示意图)
被告叫受害人快速喝下“圣水”,受害人喝后感觉肚子不适、头晕目眩。被告称这是因“圣水”在驱走她体内的脏东西。(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联合晚报新闻)49岁神棍装神弄鬼,吓唬35岁人妻她家里有“脏东西”,骗她喝下了药的“圣水”,两度强奸人妻。

人妻被奸后质问神棍,后者竟称因急需精子“救”鬼,没办法才霸王硬上弓。

这起强奸案发生在前年2月25日下午2时至晚上8时,地点是武吉巴督西8道第183座组屋某单位内。

神棍认罪

男子欧少豪(又名欧阳少豪)被控两项强奸罪和一项性侵罪。他今早在高庭认罪。

受害人在案发时是一名售货员。为保护受害人,法庭谕令不可报道任何可透露受害人身份的资料。

根据案情,受害人来自马来西亚,嫁给新加坡籍老公后成为我国永久居民,案发时与丈夫、家翁及家翁的女友同住。

前年2月农历新年期间,受害人开始觉得不对劲,家中宠物行为怪异,她怀疑家里闹鬼。

在家婆妹妹的介绍下,受害人认识了被告;女亲戚称被告是位“厉害的大师”,曾帮她治好脚伤。

被告频频告诉受害人她家里有“肮脏”的东西。被告也叫受害人上他的家拿“保护物品”,可帮她驱鬼。

被告还称事态紧急,须把一些东西放进受害人的身体里,但他声称自己不色,不会与受害人发生性行为。

案发当天,受害人特地请假上被告的家。被告拿出一杯“圣水”,叫受害人快速喝下。受害人喝后感觉肚子不适、头晕目眩。被告称这是因“圣水”在驱走她体内的脏东西。

两度强奸妇女

当受害人感觉昏昏沉沉的时候,被告把她扶入睡房,两度强奸她。

受害人不断尝试推开被告,但身体软弱无力。被告事后叫受害人去梳洗,然后帮她截德士离开。

受害人当晚拨电质问被告为何强奸她,被告竟称他在做法过程中,不小心“伤害”了两只鬼,若他不及时用精子“救”鬼,受害人与她的家人可能会受伤害。

神棍吓唬妇女指家翁下降头 图谋占她房子

神棍吓唬人妻,指她的家翁与女友在食物中下降头,计谋占有她的房子。

案发前的五天,受害人在女亲友的介绍下,首次与被告见面。

被告接着上受害人的住家检查看有没有鬼,并要求一张房子格局的平面图来研究风水。

被告声称受害人的房子面向不好,招惹许多“脏东西”

隔天,被告告诉受害人,她的家翁及家翁的女友,在她与丈夫的食物里下降头;受害人听后不疑有他,因为她觉得在吃了家翁及女友所煮的食物后,会感觉身体虚弱。

受害人之后召开家庭会议,让被告解释情况给丈夫和家婆,家婆听后因担心儿子的安危而哭泣,但受害人的老公则存有怀疑。

被告过后还告诉受害人,家翁与女友破产,两人在计谋占有受害人的房子。

被告家里找到安眠药和抗焦虑药物

警方在被告家里找到安眠药和抗焦虑药物。

被告在案发隔天拨电给受害人,谎称她的家翁,怀疑受害人与他(被告)可能有奸情,叫她删除两人的通话记录,但受害人没有这么做。

被告落网后,警方在他家里找到一些药物,卫生科学局人员证实当中包括焦虑症抑制药物Alprazolam,被告家里的研钵与杵(mortar and pestle)上也有沾有安眠药杜米康(Dormicum)。

被告的医药记录显示,他在2013年1月和4月曾获医生配给安眠药。当局也在受害人的底裤检出被告的精子成分。

由于代表律师需要一些时间获取被告的医药报告及准备求情书,本案择日求情和下判。据了解,受害人与丈夫刚生孩子。

不敢向夫透露真相 友人陪伴妇女报警

受害人被奸后感觉愤怒、自责和羞耻,原本想当成一切没发生过,直至朋友们劝她报警。

案发后的晚上,受害人与丈夫会面吃晚餐,她当时感觉混乱和身体虚弱。丈夫问她之前的去向,她只说上被告家拿祭品,但没坦言被强奸一事。

受害人感觉愤怒、伤心,她自责愚蠢,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羞愧,原本想当做一切没发生过。

案发两天后,受害人先后告诉两名友人真相,她在一名友人的陪伴下,到中央警署报案,被告隔天落网。

点击链接看应如何避免坠入神棍骗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