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工伤意外 全身38%烧伤 工程师如今失智坐轮椅

字体大小:

郭培贤 报道
吴伟国 摄影
 
(联合晚报)工程师惨遭工业意外,全身38%面积灼伤,六个月内植皮30几次,体重一度从70几公斤掉剩40公斤,瘦成皮包骨。工程师案发后在ICU一住半年,心脏一度停止跳动,医生多次叫家人做好心理准备,一家人半年来难得好眠。

在2009年3月19日,当时30岁的陈永耀,工作时因变压器爆炸被严重烧伤,在入院治疗的过程中又多次出现并发症,使他从待了六个月的加护病房出来时,丧失心智能力。

记者星期三傍晚登门拜访陈永耀,坐在轮椅的他,对记者的招呼,只有脸上的些许反应。

陈永耀家里四兄弟中排行老大,他的三弟陈昱中淡淡地说:“他虽然做出反应,但不知道他到底明不明白我们。”

陈昱中叙述当年陈永耀出事后家人受到炼狱般的经历。他说,大哥住了整整六个月的ICU,在这期间,医院为他动了不下30次的植皮手术,从他背部和臀部取皮补伤口。

更让家人难过的是,哥哥跟死亡搏斗时,医生多次要家人做好心理准备,让全家人心惊胆战。

“医生会突然告诉我们,大哥很可能过不了那晚。有一次甚至告诉我们,他的心跳一度停止,急救成功过后才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

因为担心大哥随时会离开人世,他和四弟每晚轮流守在大哥身边,直到大哥一年后出院为止。

陈永耀毕业于南大电子工程系,在前雇主SGB Starkstrom公司担任项目工程师,前途大好,如今却因一场始料不及的工伤意外成了失智人。

陈昱中说,陈永耀当兵时是突击队员,体格壮硕,热爱运动又非常好动,现在连轮椅都坐不稳。

母亲林宝蕊含泪说:“他身高超过175公分,本来是70多公斤,出院时却只剩40公斤,全身都不能控制,看了非常心痛。”

工伤获赔22万 家属索赔300万元

22万元赔偿很“离谱”,300万元的赔偿,只是刚好足以让工程师和妻儿“过得好一些”。

三弟陈昱中说,大哥案发后住了半年加护病房、加上30几次植皮手术费,累计的医药费已经高达70几万元。

“即使出院后,哥哥的生活开销庞大,他每周四五天外出接受治疗,而且因为状况只能用如私人救护车等交通工具接送,一趟就需要百多元。药物费用,女佣费用等等,一个月的开销可以高达上万元。”

对于原本22万元的赔偿,陈昱中觉得很“离谱”,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哥的医药费已经超过了70万元。

陈昱中会继续为大哥争取300万元的赔偿。他说,这个数目,是家人和律师商量、计算后得出来的。“这笔钱,刚好让大哥和他的妻儿‘过得好一些’。”

旅游提前回国 回营受训前夕出事

事发前带妻儿、父母去越南,自己因回营受训提前一星期回国,却在回营前一天出事。

陈昱中说,大哥出事时妻儿及父母连夜从越南赶回来。

他说,医生也不能确定,大哥为什么会失智。

“医生提出几个可能性,其中是惊吓过度,另一个是因治疗过程中心跳停止导致脑部缺氧受损,还有是因皮开肉绽感染了细菌。”

他说,大哥军队中的好友,至今每年都会探望他几次,令家人非常感动。

“事发至今已经七年了,我们真心希望诉讼快点结束,大哥能得到应有的赔偿。”

出事时儿子出世6个月

出事时儿子才六个月大,现已念小二,懂事乖巧,探望父亲时会讲故事给父亲听。

母亲林宝蕊说,大儿子出事时才结婚一年,孙子才六个月大。

三弟陈昱中说,侄子在大哥住院期间虽然年纪幼小,探病时却从未吵闹,只在大哥身旁玩耍。

“他现在已经念小二,非常懂事。每个星期来探望时,一进门都就冲向大哥身边说话。有时还会拿故事书出来念给大哥听,看了非常心酸。””

目前,陈永耀妻儿都住在裕廊的家里,越南籍的妻子因需要工作养家,不能独自照顾老公,陈永耀就由父母以及三弟四弟照顾。

他说,父母年事已高,大哥现在体重70公斤重量,即使与女佣一起移动他也非常吃力,因此大哥洗澡都是他和弟弟两人轮流帮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