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春药 找人摆档 操控芽笼11档口 4地头蛇 赚200%

在芽笼卖春药的大多是外国人,他们为了赚快钱而放胆一搏。
在芽笼卖春药的大多是外国人,他们为了赚快钱而放胆一搏。

字体大小:

四大地头蛇操控芽笼春药市场,不管药丸或神油,转手间超过200%利润轻松入口袋。

《联合晚报》昨天报道,警方上星期展开为期四天的大扫荡,在全岛包括芽笼一带逮捕118人,不料扫荡行动刚结束,位于芽笼20巷一带的“春药街”隔天又出现不少春药摊。

为何非法卖春药的情况一直“春风吹又生”,本报明察暗访,透过熟悉该地下行业的知情人士爆料,获悉他们部分作业情况。

原来,春药这盘非法生意利润非常高,从药厂或与供应商,到地头蛇,到站街摆摊的非法摊贩,只要不被捉,个个都有利可图。其中,地头蛇的利润最客观,春药一转手就有至少200%利润轻松入袋,加上他们不露脸,被捉的机会不高,因此更是名副其实的“袋袋平安”。

不愿具名的知情者说,在芽笼共有四大地头蛇瓜分春药生意,他们分别在阿裕尼路交界处的新国泰酒店外(四摊)、芽笼路(三摊)、芽笼24巷(三摊)和附近巴士站(一摊)。

知情者表示,四方势力楚河汉界,互不侵犯,他们从厂商或代理处寻找货源,自己以中间人的身份,把货给“批”给摆地摊卖药的人。这些厂商或代理,一般来自邻近国家,地头蛇进货后,会把春药藏在附近旧店屋或酒店,方便随时取货。

知情者也说:“这些春药的价格很便宜,地头蛇大量进货,价格一两块钱,转手卖给摆摊人,价格已经是六七元。至于摆摊人怎么赚,就全凭摆摊人自己的本事了。”

据知,寻芳客在街边买春药,一排10颗小药丸,或小小一瓶“神油”,可以卖到15元。为了避免破坏行情,哪些春药,卖什么价钱,大家一般上都有共识。

谈到摆摊人,知情者说,他们大多数是外国人,一般持观光准证进入我国,打游击赚够钱就走,被捕的风险自己承担。这些人一般也会互相介绍,向地头蛇“报名”摆摊卖春药。

“这些外国人都知道这条赚快钱的捷径,所以肯冒险的人不少。”

小巷也充斥私烟赌档

除了春药,私烟和非法赌档也充斥芽笼,本报直击一条巷这边卖烟那边开赌。

位于芽笼6巷左右两旁的小巷,本报大前晚目睹两个非法赌档在经营,围着赌档的多达二三十人,大多都是外劳。

赌档有人“看水”,只要路过的人多望两眼,就会引起他们的注目,并报以质问的眼光。

在附近也有两个小摊位在卖走私香烟,本报佯装顾客上前询问,对方透露自己是本地人,所以售卖的香烟“绝对放心得过”。

对方也指走私香烟最近随着烟价上涨也需涨价5角钱,并指和对面摊位是不同老板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私烟和赌档的经营模式其实和春药的模式相差不多,都有幕后所以才难以斩草除根。

半年捕近500人

过往半年,警方针对私烟、春药、非法聚赌和吸毒等展开的扫荡行动,共逮捕近500人。

根据本报统计,警方这半年来展开多次的联合行动,参与的部门包括:警方、中央肃毒局、新加坡关税局、移民与关卡局和卫生科学局。

行动的地点遍布全岛,但更多集中的芽笼一带展开扫荡。

扫荡行动也起获各种毒品、春药、私烟、赌档用具,也捣毁一些怀疑涉及卖淫活动的陪游公司。

不过非法活动盈利高,还是有人愿意铤而走险,才导致犯罪活动不断“春风吹又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