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例过马路孙遭撞死 外公:是我的错

字体大小:

“我以为牵着孙子的手,就能保护他,是我的错!”

晚报去年12月10日独家报道,年仅八岁的翁子杰,在12月9日傍晚6时许上完游泳课,跟外公搭巴士回家时出车祸。祖孙俩当时违例从巴士终站越过余东旋街,要回返艾弗顿园住家,结果汽车撞上,翁子杰因此丢命。

66岁的外公陈先生,事后虽然没被女儿和女婿责备,但他内心深处却感到很自责,直至今日。

回想起事发经过,陈先生说,他之前肩膀酸痛,自去年9月便一直睡不好,体重在4个月内瘦了4公斤。

“我应该是肌肉退化,整个人一直感觉很不舒服,所以事发前也没想到走远一点的路过天桥,如果过天桥,事情就不会发生。”

他神情黯然地说,他曾在报上看过母亲带着孩子过马路被撞的新闻,一直以来也不断提醒周边的家长,过马路时要看好孩子,一定要牵着他们的手。

“我当时就是牵着子杰的手过马路,我以为牵手就能保护他。”

访谈的过程中,陈先生多次强调“是我的错”,要为爱孙的死负责。

陈先生说,出事的外孙是长孙,也是他的心肝宝贝,女儿和女婿事后没有责怪他,但他却感到很自责。

“我自认是一个尽责的外公,事情如今已无从挽回,我也成了一个自责的外公。”

思念与日俱增 亡孙卧房睡觉

对爱孙思念与日俱增,外公每周会到爱孙睡房睡上四五晚,爱孙照片随身携带,而且从此不再游泳。

陈先生说,他平时很爱游泳,只要一有空就会到游泳池运动,可是孙子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下水游泳,怕触景伤情。

他把记者带到爱孙睡房,指着桌上满满的玩具和照片说:“这些都是子杰生前最爱的玩具,我通通收着。每次想念子杰时,我就会到他的睡房里过夜,一星期大概会到这里睡上四五晚。”

除此之外,陈先生也会随身携带爱孙的照片。他心知爱孙已不在,随身携带照片,是希望让自己感觉孙子还在身旁,一解思孙之苦。

外公年纪大没用天桥交通灯

法官:悲伤的意外

外公和孙儿没有使用划定的人行道,乱过马路被撞,法官指这是一起“令人悲伤的交通意外”。

验尸庭昨天针对这起事故展开研讯时,法官就把这起意外形容为“令人悲伤的交通意外”。

调查显示,外公因为年纪大了,没有使用附近的天桥和交通灯过马路。两人当时越走了三条车道,抵达第四条、也就是最右边车道时,看到红绿灯转绿,两人加快脚步过马路,一辆汽车这时却迎面而来。

一声巨响后,死者“不见踪影”,外公则摔在最右边车道。

涉撞倒死者的司机陈诗韵(22岁,学生)说,当时的视线被另一辆车阻挡,没看见有人过马路。

男童被撞后脑溢血、脸部和头颅骨多处骨折等,抢救无效,父亲翁敦隆(40岁,资讯科技顾问)最后决定拔管,减少爱儿受苦。他事后受访曾说,这也是他一生中最艰难决定。

父母日前已带幼女飞澳

原要带出国延期却出事

死者的父母已经带着妹妹,在4月8日到澳大利亚公干。

陈先生受访时说,他的女婿,本来在去年11月被公司派到澳大利亚公干,为期两年。“他们当时有说,如果当地的环境适合,不排除全家移民。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出差的日子换成今年4月。如果按照原来的行程11月出国,意外就不会发生。”

他说:“女儿一家更早之前就把房子出租,所以一家才搬到我家住。”

陈先生说,子杰的父母和妹妹,已在4月8日去了澳洲墨尔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