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新知

前海先行先试 探索深港金融合作发展新模式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黎晨。(档案照)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黎晨。(档案照)

字体大小:

作者:黎晨

9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强调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先行先试,推进与港澳规则衔接、机制对接,丰富协同协调发展模式,在前海合作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全面深化改革创新试验平台,建设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这为深港加强金融合作,探索协同发展新模式提供了新的平台和机遇。

金融业态的发展导向

金融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方案》明确提出要培育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的金融业态,积极稳妥推进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产品和金融监管创新,为消费、投资、贸易、科技创新等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金融服务。深港金融合作应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指南,紧扣产业、紧扣市场、紧扣科技创新。其中,科创金融应当成为港深合作的重点,推动创投基金发展,结合孵化器、加速器等全链条配套支持措施,推动引领产业创新的研究成果转化,为大湾区科技发展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提供助力。

《方案》支持将国家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在前海合作区落地实施,提升其作为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和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的功能,在与香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便利化等领域先行先试。《方案》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开展本外币合一银行账户试点、支持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开展跨境证券投资等业务、支持国际保险机构在前海合作区发展、深化粤港澳绿色金融合作、探索建立统一的绿色金融标准、探索跨境贸易金融和国际支付清算新机制、支持前海推进监管科技研究和应用等。这些措施都有利于推动深港跨境金融服务市场进一步扩容。

大湾区正进入制度性开放的新阶段。《方案》提出前海合作区建设“两步走”的目标。第一阶段是到 2025年,建立健全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初步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营商环境,高端要素集聚、辐射作用突出的现代服务业蓬勃发展,多轮驱动的创新体系成效突出,对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引擎作用日益彰显。第二阶段是到2035年,高水平对外开放体制机制更加完善,营商环境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建立健全与港澳产业协同联动、市场互联互通、创新驱动支撑的发展模式,建成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强、创新策源能力强、协同发展带动能力强的高质量发展引擎,改革创新经验得到广泛推广。

从两大阶段目标来看,对外开放体制机制将持续改进、完善,通过开放促进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这些目标指导下,深港金融合作应当紧扣服务产业,服务创新的主题,充分发挥金融服务业的高端要素集聚和辐射作用。

跨境金融业务扩容

在推动跨境金融服务方面,《方案》细则涉及了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本外币合一银行账户、绿色金融、跨境贸易金融等,以及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开展跨境证券投资、国际保险机构在前海合作区发展等。这些措施将扩大相关金融机构的具体业务空间和渠道。在《方案》精神指导下,前海合作区未来应紧扣大湾区实体部门跨境消费和跨境投融资的市场需求,进一步发力聚焦破解难点疼点堵点问题。

深圳金融学会近期发布的《深港金融合作需求问卷调查报告(2021)》显示,在发展跨境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方面,从个人及家庭的角度来看,对于跨境金融服务需求迫切,特别是跨境消费和跨境投资这两个场景。跨境消费场景下,问卷调查受访者对移动支付有较高需求;跨境投资场景下,受访者对金融投资理财产品投资兴趣浓厚,对畅通投资渠道需求迫切。在人民币跨境使用方面,受访者普遍希望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在港澳使用的便利度,期待数字人民币的跨境使用。

从实体企业的角度来看,受访的在深企业期待推动人民币在深港澳成为主要使用货币,进一步优化跨境金融管理、便利跨境移动支付。受访企业认为跨境融资未来需求增长较快,对于与自身业务相关的金融衍生品、境外上市公司股票和未上市企业股权等跨境金融产品的兴趣相对较高。业务经营多元化以及涉外投融资业务较多的综合性、投资型受访企业对于资本项目金融开放的期待和需求更为强烈。生产型、外贸型受访企业对于与贸易相关的结算、融资和汇率避险方面的跨境金融服务开放创新更为期待。受访企业认为在进一步加强深港澳金融合作后,银行融资需求将增长最快,其次是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在跨境金融机构选择上,受访企业最倾向与境内外分支机构较多的国有银行开展跨境业务合作,其次是股份制银行和外资银行。

就金融机构本身而言,受访在深金融机构多希望在深港澳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推动人民币成为主要使用货币,发展金融科技,推动规则趋同,倾向跨境融资和支付结算进一步便利化。但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对金融开放的具体期待和需求有不同的特点。证券类受访金融机构对于进一步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金融开放的需求更为迫切。银行类受访金融机构对现有金融开放程度评价相对较高,对于进一步金融开放持稳步推进态度。保险类受访金融机构对金融开放程度评价较高,对放开居民跨境购买投资类保险产品表现出较高的兴趣。

这些针对大湾区特别是深港澳六类市场主体(深粤居民、深粤高净值人群、港澳居民、港澳高净值人群、在深企业和在深金融机构)开展广泛问卷调查的调研结果反映了当前加强深港合作,扩大跨境金融服务的痛点和堵点,对于未来前海合作区推动跨境金融创新发展,找准发力点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金融体制机制创新

《方案》强调制度创新与制度开放,加强规则和机制的衔接,为在体制机制层面促进深港金融互联互通方面带来了新的机遇和突破。金融是对制度安排、社会信用和营商环境有很高要求的行业。推动港深金融合作和大湾区金融业发展不仅要依靠硬件基础设施的完善,还要依靠法律制度和治理模式层面的软件基础设施建设。

《方案》提出研究加强前海合作区在交通、通信、信息、支付等领域与港澳标准和规则衔接,同时提升法律事务对外开放水平,在前海合作区内建设国际法律服务中心和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中心,探索不同法系、跨境法律规则衔接,完善前海合作区内适用香港法律和选用香港作仲裁地解决民商事案件的机制等。这些举措都有利于完善深港金融合作的制度基础设施。未来我们应积极探索在民商事法律制度和执法体系上逐步弥补现存的缺环、漏洞,跨越体制机制障碍,促进深港资本市场的协同发展。

此外,金融监管层面也要探索创新的合作机制,深化监管合作。推动跨境金融服务的发展,需要把握好开放与安全、创新与稳定之间的关系。从全球经验来看,金融业的开放是较为复杂的过程。一方面是需要推动开放、推动创新,从而实现更好的资本流动,但另一方面也要防范资金大进大出带来的风险和合规方面的风险。促进城市之间的监管协同需要有一个体制机制建设和完善的过程,需要城市间、部门间有良好的协调机制推动沟通、对话和协作。深港值得积极推动监管人才展开跨城市的交流和轮岗互动,加强跨境金融监管合作的组织实施机制和人才库建设。

深港金融中心建设

当前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经济增长和财富分布的重心持续在向亚洲转移。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之下,大湾区是衔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一个重要枢纽,也是港澳进一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最佳切入点。就中长期的金融业供求关系趋势而言,从优化自身投资组合的角度出发,国际投资者购买中国优质资产的潜在需求依然巨大,中国家庭对财富持有多元化和海外投资的需求在迅速增长,而中国企业也在进一步“走出去”开拓国际市场和布局海外供应链,这都需要全方位、多层次的跨境金融服务支持。随着国家金融业开放和资本市场发展步伐的加快,大湾区金融业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深港协同合作将提升大湾区整体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吸引力和竞争力。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中央指导下的地方试点实验是渐进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和制度建设的重要方式,从试点区域来进行突破,形成可复制可推广可操作的经验,进而“由点到面”带动更大范围的改革。中国金融业发展和融入全球金融市场的过程需要把握开放与安全、创新与稳定的平衡。前海合作平台建设是推动大湾区发展和国家金融业开放的试验田,促进创新的同时也管控风险,可以起到示范引领和催化剂作用。《方案》反映了国家在制度层面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战略布局。

“十四五”规划明确支持香港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及风险管理中心的功能。随着内地扩大金融业开放,香港可以通过与深圳等大湾区其他城市深化合作来实现跨境金融服务市场的稳步扩容,推动大湾区金融业的互联互通和分工协作,解决供给不足的问题。对于深圳的金融业发展而言, 要成为财富创造新的领军者,深圳可以通过与香港合作来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同时也需要有差异化策略和自主创新。由前海合作区先行先试,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推动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有利于深圳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也有利于香港在现有的基础上探索新的发展空间,更上一层楼。

黎晨是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中国研究学士项目主任、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