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新知

横琴方案推进金融开放创新 境外投资者迎来有利机遇

中国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档案照)
中国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档案照)

字体大小:

作者:鄂志寰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的《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横琴方案》)是“一国两制”下的重大制度创新实践,通过在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以下简称“合作区”)全面深化改革,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由畅通要素有序流动向机制、体制、规则等制度领域的开放衔接不断升级,从而将珠海横琴打造成为引领带动粤港澳全面合作的战略载体。

进一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开放创新

《横琴方案》提出一系列新举措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开放创新,这对金融从业者和大湾区金融业发展都是非常有利的机遇。一方面,《横琴方案》允许具有澳门等境外执业资格的金融领域专业人才,在符合行业监管要求条件下,经备案后在合作区提供服务,其境外从业经历可视同境内从业经历。这为澳门和香港的金融从业者进入合作区执业扫除了政策障碍,拓宽了职业发展的空间。

另一方面,合作区金融领域的开放力度进一步增加,区内各类新产业发展将带动大量的投融资需求,加上资本项目改革和跨境金融管理的便利化,更是为大湾区金融业利用合作区发展多元化、高水平、创新型的跨境金融服务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和平台。

从《横琴方案》的具体内容看,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有几个方面值得关注:

一是鼓励外资进入促进澳门产业多元发展的重点行业,丰富合作区内的资金来源。《横琴方案》提出合作区要发展发展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产业,大力发展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新材料等新技术产业,构建特色芯片设计、测试和检测的微电子产业链等,这类产业融资金额大、金融服务需求多元,单靠政府投入难以做到资金和效率的最优化,因此《横琴方案》鼓励社会资本按照市场化原则设立多币种创业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吸引外资加大对合作区高新技术产业和创新创业支持力度。

二是推动跨境人民币发展,为人民币国际化探索新场景。《横琴方案》提出支持在合作区开展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鼓励和支持境内外投资者在跨境创业投资及相关投资贸易中使用人民币。合作区范围内横琴与澳门之间为“一线”、横琴与内地之间为“二线”,实施货物“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并在合作区内探索跨境资本自由流入流出和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这将在未来衍生出更多新的跨境人民币应用场景,为人民币国际化搭建创新探索的平台。

三是创新跨境金融管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促进多领域的投融资便利化。例如在服务新业态方面,《横琴方案》提出进一步推动跨境电商等新型国际贸易结算便利化,实现银行真实性审核从事前审查转为事后核查;在跨境直接投资交易环节,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模式简化管理,提高兑换环节登记和兑换便利性;在跨境融资领域,探索建立新的外债管理体制,全面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提升外债资金汇兑便利化水平;在跨境证券投融资领域,扶持合作区具有特色和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并在境外上市、发债等方面给予积极支持,简化汇兑管理等。

支持香港和澳门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中国“十四五”规划提出支持澳门发展中医药研发制造、特色金融、高新技术和会展商贸等产业,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这次的方案也是贯彻落实中国“十四五”规划的具体体现,能够帮助澳门突破自身市场狭小、竞争饱和、产业结构单一等发展瓶颈,为澳门注入新的发展动能,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澳门博彩业在整体经济的比重超过50%,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化,导致长期发展动力不足、抗风险能力不强。而金融业作为推动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之一,目前增加值占澳门GDP的比例还不到7%,远远低于香港的21%。

《横琴方案》提出降低澳资金融机构设立银行、保险机构准入门槛,可以一定程度帮助解决澳门金融业发展的制约,例如:澳门只有约68万的人口,本地金融需求有限,澳资金融机构进入横琴合作区发展,能够以此为平台辐射粤港澳大湾区700万人的市场,帮助澳门金融业扩大客户基础。

另外,澳门第三产业占比超过95%,金融业缺少实体经济的本地项目需求,而横琴合作区发展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产业、中医药等澳门品牌工业、文旅会展商贸产业和现代金融产业,可以帮助澳门金融业拓宽项目需求和业务需求。同时,《横琴方案》提出支持澳门在合作区创新发展财富管理、债券市场、融资租赁、跨境机动车保险、跨境商业医疗保险、信用证保险等业务,这为澳门银行、保险、融资租赁等金融各领域都提供了政策创新的业务机遇。

以落实《横琴方案》为契机,澳门金融业逐步发展壮大,可以为解决澳门产业结构多元化、扩大澳门居民创业就业创造更好的条件,也会为澳门打造中国-葡语国家金融服务平台建立良好基础,从而有利于实现澳门在国家发展大局中的独特作用。

为粤港澳金融互联互通打开新空间

《横琴方案》提出加强合作区金融市场与澳门、香港离岸金融市场的联动,探索构建电子围网系统,推动合作区金融市场率先高度开放。这意味着合作区与港澳境外金融市场的斜街和联动将越来越密切,港澳金融市场的某些领域将逐步与合作区实现规则衔接、机制对接和产品服务一体化。

《横琴方案》有一条政策是关于促进国际互联网数据跨境安全有序流动。在国家数据跨境传输安全管理制度框架下,开展数据跨境传输安全管理试点,研究建设固网接入国际互联网的绿色通道,探索形成既能便利数据流动又能保障安全的机制。有关数据的联通是非常重要和具有创新性的制度安排,很多跨境金融业务要以数据互通为基础,未来如果合作区与港澳市场能够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实现数据要素自由流动,港澳金融业就可以在跨境业务中做到更精准的客户画像、更针对性的发掘客户需求、更高效的完成客户尽调(KYC),从而推动跨境业务踏上新的台阶。

就深化粤港澳金融合作而言,后续可能会有一些更具体的措施。例如在合作区引入内地自贸区一些试点成熟的金融先行先试政策,以及根据澳门特色金融的定位,在合作区开展政策创新的试点,例如《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中提到的支持澳门打造中国-葡语国家金融服务平台,建立出口信用保险制度,建设成为葡语国家人民币清算中心,承接中国与葡语国家金融合作服务,支持澳门发展租赁等特色金融业务、推动建设澳门-珠海跨境金融合作示范区等。

一直以来,香港投资者看好大湾区发展,投资意愿强烈。香港团结基金今年8月5日的一份调查显示,72%受访者表示同意香港协同粤港澳大湾区9个内地城市发展,会增加潜在市场规模,让香港企业有更多机会。《横琴方案》出台后,在投资方面,对于合作区重点发展产业,如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中医药、文旅会展商贸和现代金融等领域,香港投资进入的市场主体和资金会相应增加。

另外,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香港与合作区在跨境人民币、内地资本项目改革等有关领域也有望产生更多的合作。

提升对海外投资者的吸引力

《横琴方案》对于海外投资者的利好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在合作区内获得了更便利的市场准入优惠和营商环境。《横琴方案》提出实施市场准入承诺即入制,严格落实“非禁即入”,在“管得住”前提下,对具有强制性标准的领域,原则上取消许可和审批,建立健全备案制度,市场主体承诺符合相关要求并提交相关材料进行备案,即可开展投资经营活动。

二是在合作区内实施与国际接轨的机制、规则和标准,将吸引更多的国际投资者积极开展投资及贸易活动。例如,《横琴方案》提出不断放宽各类投资者在合作区开展投资贸易的资质要求、持股比例、行业准入等限制。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建立与澳门衔接、国际接轨的监管标准和规范制度。 

三是在合作区内投资经营将获得法律、税收等方面的大力支持。《横琴方案》提出对合作区符合条件的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将有利于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产业全部纳入政策范围。对企业符合条件的资本性支出,允许在支出发生当期一次性税前扣除或加速折旧和摊销。对在合作区设立的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企业新增境外直接投资取得的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等。

在人才流动方面,《横琴方案》提出要制定吸引和集聚国际高端人才的政策措施,大力吸引“高精尖缺”人才,对符合条件的国际高端人才给予进出合作区高度便利,对境内外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个人所得税负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因此也会吸引与合作区所需相契合的高端人才到合作区发展,提升横琴合作区的国际化程度。

鄂志寰是中国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