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洁梅:庆祝生日

蛋糕店售卖的蛋糕五花八门(档案照)
蛋糕店售卖的蛋糕五花八门(档案照)

字体大小:

某天,身为人母的朋友谈起她孩子上的托儿所时不时就有父母为孩子庆生。寿星公的父母在这天也当起圣诞老人,为其他小朋友送上小礼物。

想起我外甥还在上托儿所时,妹妹逢他过生日前,也会花些心思想想该送什么价廉物美的小礼物给其他小朋友,有时还得花时间包装零食和文具当作礼物。在外甥生日那天,她也与其他父母一样,买了个蛋糕到托儿所陪孩子庆祝。

父母为孩子庆生的常态

外甥上的托儿所不是什么“名牌”托儿所,但妹妹说,几乎每名小朋友过生日时,父母都会请假陪孩子庆生,带来蛋糕请小朋友吃,并分派小礼物。这似乎成了现代父母为孩子庆生的常态。

在托儿所搞庆祝会,与其他孩子分享庆生喜悦没有什么不妥。但我不禁想到,对于经济能力有限的家庭,这是否会无形中造成某种压力呢?或促使孩子之间相互比较的心理?

当然,不少托儿所的教师也会以各种方式为孩子集体庆生,例如,让同学为同个月份出生的小朋友唱生日歌,让每名孩子都感受到他人的祝福。

念小学时,我也收过寿星送给全班同学的小礼物,但这些同学算是少数。依稀记得妈妈告诉我,这些同学的父母应该是“有钱人”,言下之意,或许是在提醒我,我们家没有这种经济能力,别想学同学这么做。

形式简单 祝福不减

说到庆生,我和妹妹小时候过生日,不一定都吃得到蛋糕、都能吹蜡烛许愿。但过生日一定少不了妈妈准备的红鸡蛋和面线,而我们也总是期待着剥红鸡蛋吃面线的时刻。

两样简单的食品,年复一年没有什么新意,却包含了父母对我们永恒不变的祝福,希望我们健康平安。对我的父母而言,生日不一定要搞什么庆祝会。记得踏入21岁那年,我在卡拉OK订了一个小房间,与四五名好友一起庆祝,那算是我第一个较“隆重”的生日庆祝会了。

与我有类似成长记忆的朋友说,现在的孩子可真幸福。蛋糕店售卖的造型蛋糕五花八门,价钱不算便宜,然而不少父母都愿意花这笔钱,希望让孩子过个愉快的生日。一些年轻人还没踏入社会工作,却年年搞生日会,甚至是有主题的派对,相信花费也不小。

身为人母的朋友就笑说,其实生日这天值得纪念与“犒赏”的,应该是经历十月怀胎,忍受分娩疼痛的母亲吧!

随着生活条件改善和教育水平提升,现代父母教育与疼爱孩子的方式自然会有所不同。不过,不论以什么方式为孩子庆祝生日,庆生的同时让幼小心灵体会生日的真正意义,播下感恩于父母和家人的惜福种子,让他们明白“礼轻情意重”,祝福不必以物质衡量的道理,也不失为另一份珍贵的礼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