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何谓好汉?

民防部队的郭俨进中士在退伍前落泵井丧命。(档案照)
民防部队的郭俨进中士在退伍前落泵井丧命。(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最近两起国民服役人员去世的消息令人难过,也引起人们对营内“tekan”(刁难、恶整)文化的关注。

19岁的第一精卫营士兵李函轩上个月参加八公里快步行军后,出现“热损伤”中暑症状,经12天抢救后在医院过世。网上有人归咎于军官行为不当,包括夜里恶整士兵以致他们睡眠不足,以及硬逼士兵完成训练等。

如果放弃就不够‘男人’?

民防部队的郭俨进中士(22岁)则在退伍前的星期天晚上,被同僚放入12米深的泵井,原因竟是为了庆祝退伍。家人说,水性不好的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担心这个“跳井仪式”。

营内为什么会有tekan文化?跟一名男性朋友谈起时,他说男生不像女生,不会以肉麻话语来表达情感,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友谊或加强友谊,看得起对方是“玩得起”的。就像学校内的“taupok”(豆卜)游戏(将男同学叠罗汉似的压在地上),或是抬男生去撞栏杆撞其敏感部位,这些都是为了好玩,越受欢迎的人,被tekan的概率也越高。上述的“跳井仪式”,就是为了庆祝郭俨进退役而进行的,并非对他有恶意。

另一种tekan心态,则是为了展现男子气概,或是要训练对方变得更有男子气概。施加者tekan他人时,能确切感受到权力所发挥的力量,因为不论要求对方做什么时,对方只能乖乖就范。越能刁难对方,权力就显得越大,尤其在阶级分明的军营内。更何况,施加者会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必须能承受考验,轻易放弃就是不够“男人”。就因如此,tekan行为似乎要超越极限,才显得更具挑战性。

改变对‘男子气概’的错误理解

别小看这些看似无害的观念,正是因为这些潜在思维,即使像在退伍庆祝活动上整人的行为受到明令禁止,tekan文化仍无法根除,长期下来也被一些人视为理所当然,而且越玩越过火,甚至危及性命。

当然,tekan也有它的作用,尤其是训练精英队伍在落入敌人手中时,得经得起考验守住秘密。关键是,当施加者玩过火,或被整的人无法说“不”的时候,这就成了问题。

好玩和欺凌只有一线之差,拿捏不好时,很容易就变成是把快乐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当tekan行为被贴上“男子气概”的标签时,拒绝就会被视为“懦弱”行为,使男生很难拒绝。

我相信民防部队和武装部队已做足安全措施,但事故往往发生在人们不遵守规矩的时候。在某些男生的眼中,不遵守规矩才够刺激、够大胆,而这些偏偏就是一些人所谓的男子汉“特质”。

文化风气之所以难改变,是因为它们根深蒂固,多年来许多人都不假思索地延续“传统”。要改变这种文化,或许得改变大家对“男子气概”的错误理解和观念,毕竟再强悍的男子汉也是人,也有他的局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