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洁梅:包容社会

博理中学学生为了能与失聪同学沟通,学习起手语来。(档案照)
博理中学学生为了能与失聪同学沟通,学习起手语来。(档案照)

字体大小:

日前,我出席一场有关包容社会调查的记者会,一名从事特殊教育的资深工作者分享时说,促进包容文化的教育要趁早做起。

曾任彩虹中心执行董事的杜新媛当时举例,她在中心服务期间,曾有一家学前教育中心带学生到彩虹中心与那里的孩子交流。这家学前中心的学生看到彩虹中心一些行动不便、举止有别于一般的孩子时,起初显得有些害怕,不敢踏入课室。后来,在教师的鼓励下,两家中心的孩子开始互动。

过了几天,她接到这家学前教育中心校长的电话,说一些家长想为彩虹中心办筹款活动,相信是孩子们回家后与父母分享,促使家长有这样的念头。她以此说明,孩子可以成为“改变的推动者”。让孩子从小有机会与不同群体共处交流,是促进包容社会的重要一步。

促进不同背景孩子之间的了解

确实,学校可以作为促进不同背景孩子之间了解的自然环境。我曾到本地一所能录取失聪学生的主流中学——博理中学采访,了解学生如何共处和学习。有学生为了能与失聪同学沟通,自发地学习手语。

一名男生告诉我,除了听障,他觉得他的失聪同学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事实上,他从对方身上获得更大的启发。两人一起参加露营时,是这名同学陪着他一起完成高空障碍项目,鼓励他向前进。为了不让同学感觉受冷落,他会通过笔记或简讯与他分享大伙儿之间的谈话内容。他们所建立的友谊让人觉得窝心。

今年起,美华小学这所主流小学也能录取靠手语学习的失聪孩童了。聋人协会的教师与小学教师在课室同步教学。有媒体到这所小学采访拍摄,看着学生不分你我地在同一间课室学习与玩乐的画面,相当令人鼓舞。

近年来,本地逐渐有较多硬件在设计上照顾到特需者的需要。例如,无障碍游乐场的目的,就是创造一个让体障孩童与其他孩童共同玩乐的空间。更多社会企业也以聘用特需者为目的而设立。

仍有努力空间

尽管如此,要打造真正的包容社会,仍然还有努力的空间。

连氏基金会近一两年针对我国社会是否具包容性,先后向不同对象展开调查。结果显示,28%特需孩童的家长以及30%公众认为,新加坡是个包容社会。而为特需孩童提供早期介入服务的工作者中,仅有11%这么认为。

记得一名自闭症孩童的母亲受访时说,让她感到更难受的是面对身边公众的不谅解。有时,孩子失控地在外头闹情绪,一些人会投以异样眼光,质疑家长不会管教孩子。

另一名自闭患者的父亲也说,在他人眼里,他的儿子显得固执且“不受教”,但儿子其实是追求完美,却不懂得如何表达,所以常被误解。若雇主不明白,儿子将来要打份工,恐怕难持久。

多去了解,就多一些体谅,多一份尊重。打造真正包容的社会,得靠你我每个人去推进,放下或有的成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