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雨:图书馆

周末在家闲着,问大女儿想做什么,她兴致勃勃回答:“我要去图书馆!”

我爽快答应,看着她兴奋准备出门,还表示要给不常陪同上图书馆的爸爸和妹妹带路,心里暗自愧疚,最近忙得好久没带孩子上图书馆了。

女儿当年在童书区爬高爬低

因为住家附近就是设备齐全、童书收藏丰富的区域图书馆,我在女儿1岁多时就常带她到访。当时她步伐还不稳,表达能力有限,却无碍她探索并爱上这阅读乐园。

看着周围的大孩子们挑书和读书,女儿也在书架前似模似样的拿书翻阅,或摇摇摆摆把几本书搬到附近小桌椅要和我坐着阅读。

但其实说穿了,我当时就像对牛弹琴,女儿根本还没有好好看书的专注力,经常只读了两三页就跑开,或是自顾聊别的话题。

她更多时候把这里当游乐场,在童书区的装饰设备爬高爬低或在一排排书架间乱跑乱碰,让我在后头忙着善后,不断提醒她别打扰到其他图书馆使用者。

但一次次到访图书馆,并非徒劳。观察女儿接触不同书籍的反应,让我找到捉住她眼球和注意力的方式,原来是互动性的童书。

除了翻开页面时有3D立体(pop up)效果,或带声响和不同触感的感官式(sensory)童书,女儿最爱的是翻翻书(lift-the-flap books)。

每次看到这些背后藏着惊喜的翻盖,女儿总坚持自己一一掀开,而这当儿也成就了我们“好好”把书读完的机会。

好像寻宝般找喜欢的书籍

将孩子的兴趣延伸至书中,也是培养阅读爱好的管用方法。女儿爱看佩佩猪和紫色恐龙邦尼的电视节目,也爱吉蒂猫和小兔子,我们每次上图书馆,就好像寻宝般一起找她喜欢的相关书籍。

有时幸运,找到好多又新又“对胃”的童书,女儿总想要一口气把书都读完;欠缺运气时,女儿就得学习将就,尝试接受兴趣范围以外的书,或者是已被其他孩子涂鸦或页面惨遭撕毁的书。

当然,身为妈妈,我总不忘借此唠叨,说些“生命不会总顺着你的意思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大道理,听着听着,女儿也似乎明白了。

现在上图书馆,与其挑包装或主角,女儿更喜欢她形容为“好笑”的故事,比如改编版的童话故事。大野狼一定就是坏人?公主总得等待王子相救?

许多童书以轻松逗趣又符合现代观念的方式颠覆经典,我们边读边笑,很多故事情节从此成为唯有我俩共通的话题。

俗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可书中也有再多财富和名利都买不到的真挚亲情。

母亲在我小时候常带我上图书馆,给我读故事书,那是我珍贵的童年回忆,如今我也为女儿这么做,希望她也感受到我感受过的这般母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陈诗雨:图书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