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戏剧盒与必要剧场的黑盒演出《贱民》(Tuckys Photography )
戏剧盒与必要剧场的黑盒演出《贱民》(Tuckys Photography )

字体大小:

当有人突然问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你会怎么回答?

很多人或许会反问:“帮什么忙?”而非给予肯定的答案:“可以啊!”

往往,在无法确定对方的要求是什么之前,很多人都不敢作出承诺,因为人总会先考虑到自己的利益,确保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才去帮人。

帮人不一定只是举手之劳

上个月,我观赏了戏剧盒与必要剧场的黑盒演出《贱民》(Underclass),剧中主角欣怡(吴悦娟饰)中风后失业,陷入困境,通过各种管道寻求帮助后仍贫困潦倒。在最后一场戏中,她直视观众问道:“你们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没人愿意给予肯定的答复,观众的沉默不语显得如此沉重、如此刺耳。我顿时意识到,我们很多人虽然觉得自己是善良的人,但对于帮人这回事仍潜意识保持戒心。担心什么呢?或许是担心自己为了帮人而得踏出舒适圈,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剧中欣怡要的,其实只是找人帮她拨电给社工,询问钱为何还没进入她的户头。她认真地说了一句具嘲讽意味的台词:“只需转支线几次,再等多几分钟就可以了,很容易的。”

帮人不一定只是举手之劳,有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面对复杂问题,需要不少时间处理。例如,不识字的员工申诉被老板欠薪水多年,要帮他就得协助他获取所有银行、公积金账目及薪水单等,再陪他到警察局、人力部,当中可能得多次会面,是个蛮繁琐的过程;有心理问题的人不愿接受自己得求医,旁人愿意费尽唇舌说服他求医,再带他去看医生吗?若他也因找不到工作而面临财务问题,你会带他去找社工或帮他找工吗?

帮助人比想象中困难,尤其是帮助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因为他们需要的帮助处在层层细节和不同机构之间,费时又费力。尽管陪伴他们或捐钱等也非常重要,可偏偏真正需要帮助或改变的事,往往是最麻烦最困难的。若每个人在关键时刻打退堂鼓,社会给予的帮助永远只会停留在表面。

别让心中界限限制自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衡量自己愿意付出多少。求助碰上麻烦情况时,我们能选择回到自己安逸的生活,视而不见,但对于弱势群体来说,他们根本走不掉,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人生。

当然不是说帮人不应该设有局限,毕竟我们的资源也有限,但至少我们可戳破自以为“好心”的泡泡,看到自己自私的一面。我们得意识到我们内心虽然想帮人,但因为心中的界限而无形中限制了自己。提醒自己跨越界限,变得非常重要。

真正地帮人,不是依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要做什么,而是得根据他人的需求来伸出援手。

《贱民》的最后一段台词刻意安排由一名观众念出,台词引人深思:“我们可以作出显著改变。我们可以展现善意。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但是我们没这么做。我们不可以。我们不晓得。我们不尝试。我们没时间。我们有时间但我们不在乎。我们在乎但我们在乎得不够多。我们害怕。我们生气。我们累了。我们觉得永远不会有坏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