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水:当结霜桥的跫音远去

有一个休假日,我到惹兰勿刹穿街走巷,走着走着,不期然走到俗称的结霜桥去。

在介于双溪路、卫德路和吉兰丹路之间,有一大块空地已经被一片片的绿色锌板围了起来。听吉兰丹路组屋楼下的店家说,以前这里就是结霜桥旧货市场了。

要不是店家这么一说,不论从那个角度看,实在看不出这里曾是国人记忆中的旧货市场。这里的景观完全变了样,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结霜桥了,更不是上世纪70年代我当兵和读书时候的结霜桥。

从围起来的绿色锌板缝隙间望进去,里面是一整大片填高起来的绿草地,原有的几条街道包括拉律路、毕德街和巴刹巷已经不见,全被绿草地覆盖。

绿草萋萋,再也难寻旧时路!

回忆能唤回过去吗?

其实,真正的结霜桥旧货市场,就在这几条围起来的街道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我服役期间和当战备军人的时候,不时都会跑到这里寻找一些在军营丢失或损坏的军事用品,那时就觉得很纳闷,为什么军营丢失的东西大多都能在这里找到。

那个时候,这几条街老旧的、简陋的店屋都还在。旧货商就在店屋前搭起帐篷摆摊。档口非常多,人流也很多,非常热闹,偶尔还会出现一些赌档,一碰到扫荡,就会鸡飞狗跳。

后来80年代和90年代初,这里曾经历了两场大火,这些老旧店屋拆的拆,搬的搬,最后遗下几条小街道,但是还是吸引好些旧货商来摆摊。

现在,连这些仅遗的旧货摊也没有了,就仅剩下围起来的绿色锌板,还有就是让人唏嘘不已的回忆。

但是回忆能唤回过去吗?一个长年在那里摆摊的旧货商,向我发出这道我也无法解答的问题!

自从去年被令结束摆摊后,这个被太阳晒得皮肤黝黑的旧货商,经常都会回到这里,坐在双溪路旁一排长椅上,一坐就是数小时。

他前面有一条俗称的淡水河,背后就是他原来摆摊、已被围起来的几条街巷。

周遭变化实在太迅速

那天遇到他和他的朋友,我主动跟他聊了起来。从他谈话的眼神里,感觉得出他的落寞感;而话里行间,他又有所期盼,期盼再现昔日街巷那股热闹的氛围。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道路,散了就散了,期盼只是徒然。

他指着远处几座有历史、准备拆掉的梧槽缤纷组屋说,那些组屋很快就会被拆了,即将走入历史,也很快变成我们的记忆。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方才意识到,我们周遭的变化实在太迅速,有时快到几乎无法让你停下脚步辨认。今天看到的东西,明天不一定还存在。突然间我想起我念过的三间小学,还有一所大学,还有我住过的乡村,如今都已消失无踪!

最近在面簿上,时常看到一位相识的退休朋友,用他的相机跟简单的文字“记录新加坡”,三几个镜头,把当下的一些街景或建筑拍摄下来,再补上几句简洁言语。今天的记录,或许就是明天的记忆。

但那毕竟是有镜头有言语的记录,对眼前这位旧货商来说,再多的记录和记忆,已唤不回过去。尽管如此,他仍经常到来,坐在双溪路旁、淡水河边,细数一段段曾经的结霜桥岁月!

(作者是《联合晚报》副总编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晚餐时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