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慧玲:论论骂骂吃这个行当

字体大小:

也就两三天内的事,我们已经看到第二则跟“吃”有关的新闻,上晚报封面头条。第一则是老曾记在英国伦敦,在考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开店买咖喱卜,遭英国《卫报》食评家雷纳(Jay Rayner)毒舌的新闻,另一则新闻则是米其林在本地选250家餐馆、小贩,加东叻沙落榜。前者跟新加坡的食品业者走出新加坡,寻找更大市场有关;后者则是国际评点美食指南米其林的新加坡必比登(Bib Gourmand),又一年推荐地方特色美食,不少小贩入围。

评论或被评论 都容易引关注

饮食业不易为,但因为人人会吃,评论或者被评论,都容易引起关注。像美食家雷纳对老曾记的恶评,描述起来似乎是对一般咖喱卜口感的反应,只是用字比较夸大,到底是不是他吃不惯源自新马、印度的酥皮馅饼小吃,我们并不清楚,但新闻看了容易吸引人,可以谈谈咖喱卜,可以谈谈食评家,还可以谈谈考文特花园。

伦敦是个高度国际化的都会,而考文特花园作为市集,虽然有自己演变的历史,现在却确是到伦敦的游客必到之处,老曾记到考文特花园开店,肯定考察研究过消费者是谁,口味如何。而咖喱卜这种小吃,是不是真受英国西南部康沃特的酥皮馅饼影响,经过海南阿哥再创造,成了新马、印度一带的curry puff,是个有趣的故事。若是,这也让新加坡的老牌咖喱卜店带到伦敦有历史的市集去,增添了传奇色彩。

经过媒体的传播,先是雷纳自己在报上写的专栏,毫不留情的笔法,然后再有其他媒体的转述,成了人们的谈资,这样一个循环,我们应该可以把它当作饮食业文化的一部分来看。食品好不好吃之外,在更多新加坡的饮食业者走向世界时,明白这些文化也很重要。

或许也是文化交流

至于米其林的新闻,这个必比登榜特别选了中等价位的餐馆或小贩。这跟纯粹选择精致高档消费的餐馆入榜做法不同,不会只局限在社会某个阶层的人群里。小贩的上榜,更接地气,增加了普通市民的参与感,作为社会谈资,最后是扩大米其林本身品牌的影响力。

我们走向世界,世界也在走向我们,这是全球化发展的现象,只不过刚好它们都与吃的有关。这些食评、指南的游戏和运作,或许也是文化交流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