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在野之盟难约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有意促成反对党联盟的建立,并支持前总统选举参选人陈清木医生领导这个联盟。(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有意促成反对党联盟的建立,并支持前总统选举参选人陈清木医生领导这个联盟。(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字体大小:

沉寂了一阵子的反对党最近又动起来了。

前天,本地七个政党代表在一个工作午餐会上,提出组织反对党联盟。据报道,之所以有这个构想是要仿效马来西亚希望联盟,期望由政治经验丰富的总统选举前参选人陈清木医生领导这个联盟,在来届大选有所突破,甚至掀起政治海啸。

理论上确实比各自为政强

但新加坡不是马来西亚;人民行动党不是国阵;陈清木也非马哈迪。撇开这些差异,从理论上看,反对党抛开成见,集合资源与力量,确实比各自为政强。

新加坡人才资源有限,却有那么多反对党,山头林立,热闹有余却威胁不足。想要在大选有所作为,确实有整合的必要。

但是,政党间的关系盘根错节,霎时间要一笑泯恩仇,委实不易。

这次提出联盟的七个反对党即新加坡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以及有待获准注册的新政党人民之声,加上没有出席的工人党、民主联盟和新加坡人民党,各党之间所存在的矛盾非一日之寒。

其中,民主党的徐顺全和人民党的詹时中之间的嫌隙就颇深;人民之声的林鼎和国民团结党也是因为分歧太大才选择退党,自立门户;人民力量党的吴明盛先后在工人党和国民团结党,后来离开;革新党肯尼斯和工人党则存在上一代惹耶勒南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

这些复杂的人事问题,对于联盟的阻力不可谓小。当然,或许这些龃龉比起希盟马哈迪与安华的仇怨不可同日而语,但所涉及的因素和层面却更广泛,更难平息。

有观察家认为,联盟如果缺少国会主要反对党工人党参与,成不了气候。而工人党就此事答复媒体询问时也说,该党正值领导班子交替之际,得致力于组织建设。言下之意,就是要忙着巩固自己的实力,对联盟没兴趣。

其实,反对党寻求结盟或某种程度的合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13年1月,时任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榜鹅东补选的群众大会上,就曾以“道不同不相为谋”,来解释为何不与其他反对党配合。

目的一致 权且为谋

这次反对党提出的联盟,若借用刘程强的话,就是“道虽不同,目的一致,权且为谋”。

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但是联盟就代表团结了吗?

因为理念和理想而团结,是由心而发的团结;因为曾共患难,有相同背景与历史而团结,那是发乎情感的团结;若为达到某个目的而做出政治妥协的团结,那只是形式上的团结,一旦目的达到,或者一直无法达到,之前所有的矛盾和隐忍都会浮现。

反对党想要结盟,壮大力量联手对抗实力坚强的执政党,理论上绝对是上策。但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除了要摆平各党之间的芥蒂,往后的用人、布局、风险承担以及利益分配,每一步都牵一发动全身。

发动联盟的民主党提议邀请陈清木主导,不打算自己带头行动,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