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砍菜头

斯里兰卡人和外国旅客一同排队爬上著名景点狮子岩,但旅客得支付的门票比当地人高出20多倍。(李熙爱摄)
斯里兰卡人和外国旅客一同排队爬上著名景点狮子岩,但旅客得支付的门票比当地人高出20多倍。(李熙爱摄)

字体大小:

出国最讨厌的,就是被砍菜头。但若去的国家较落后,当地人赚的又不多,你会不会愿意被“敲诈”,就当成是给他们多赚一些?

最近和朋友去斯里兰卡,多数景点向外国旅客收取的门票,远远超过当地人支付的价格。例如,著名景点狮子岩的旅客门票为4830斯里兰卡卢比(约43新元),当地人则只需200卢比(约新币1元8角),高出整整20多倍。很多国家都会向旅客收取更高门票,这几乎已是常态,但应不应该仍具争议。

‘大赚’三趟火车票钱

可是,若被抬高价格的不只是门票,而是走到哪儿,都得付更多,你会觉得不公平、不应该,还是不把它当一回事?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当抬高后的价格转换成自己国家的货币时也不算过于高昂,你会怎么看待?

我在斯里兰卡乘搭火车时,有火车职员在兜售当地糕点,一对中年洋人夫妇买了两个后,职员向他们收取300卢比(约2.70新元)。这个价格远远高出当地价,我和朋友当场傻眼,夫妇若无其事地付了钱。在斯里兰卡,这两个小糕点应该不超过100卢比(约新币9角)。

不久后,该对夫妇又买了两小杯奶茶,共200卢比,同样比当地一般售价高出约一倍。我心想,是那对夫妇不知道市价,还是他们心甘情愿多付一点?不去计较,是不是因为被抬高后的价钱对他们而言,仍然不算贵?

还有另一段小插曲:在乘搭火车前,当地导游司机为了确保我们四人在拥挤的火车上能找到座位坐下,享受两小时的旅程,他在火车站与一群准备搭火车的当地年轻伙子达成协议——若能为我们抢到座位,每个座位就付他们250卢比(约2.25新元)。相比之下,一张火车票的价格才70卢比(约新币6角)。

这像是双赢结果,对方能“大赚”三趟火车票的钱,而我们多付一点就有位子坐。司机巧妙地满足了双方,但这安排却让我有些许说不出的不自在。

无意间视自己‘高人一等’?

从经济角度来看,自由市场“无形的手”会根据供应与需求定价,若不是因为消费能力较高的旅客愿意付钱,当地人也不会敢开高价。当地人只是找对了价位来增加他们的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大家都是你情我愿。

但若要以公道来看,碰到这种情况仍愿意购买,是否等于间接鼓吹这种文化,把买家和卖家以不同阶级区分开来?人们愿意多付的地方往往都是发展中国家,因为当地人的经济能力相对低。这样一来,愿意多付的人是否无意间把自己视为“高人一等”向他人“施舍”,因而感觉自我良好?这就如英国诗人吉卜林在《白人的负担》(The White Man’s Burden)诗中,描述富人扛起责任“帮助”穷人的帝国主义心态。

另一方面,当地人是否会滥用旅客的好心,把价格越推越高,导致手头没那么充裕的旅客也受影响,更影响国家的旅游业风气?

到泰国购物时也会碰到类似情况,当地人常会向旅客开高价,所以旅客得拼命杀价。杀价自然把价格压得越低越好,但费尽唇舌后却发现其实只省了那么一点钱。我们省了一元,对方却可能少赚了一餐的钱。

是谁砍谁的菜头?我心里还未有答案。

(作者是本报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