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人在生活中

两个月前,看到大巴窑鸡饭团老板何子仲先生决定结束营业的新闻,心里抽了一下。结束营业,他没有接受媒体访问。我在晚报工作时,中午偶尔会跟同事一起到何先生卖鸡饭团的咖啡店吃饭,偶尔也会点鸡饭团;碰过同事们想要吃“大餐”时,斩一只鸡配饭团,再配其他摊主的一点什么,就算得上是我们丰盛的一顿了。

人往往有不只一面

对大家来说,何先生就是卖鸡饭的uncle,大家也没有多想。其实不然。我当时有机会跟何先生聊,才知道他原来不仅会做鸡饭团,也是个合格的中医,不仅是合格的中医,他还很热心地参与为贫苦人家义诊。依稀记得,何先生说是承继原来创办观音救苦会老会长的工作,在那里帮忙。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