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松:我的七年之痒

怎么也想不到,跟了我七年,还是走到“分手”这一步。

心底万般不舍,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法理”当前,我别无选择。

跟你最初的邂逅,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我承认,当时是带着“玩玩”的心态去看你的,跟你的初交集也仅限于“仰慕”层面,因为我从没想过,也不敢奢望拥有你,更何况,太太当时也跟随在旁,就算我再心动,也不敢贸贸然行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