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清:灰飞烟依‘燃’

有道是:第一个把女人比做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做花的是蠢才。

我则觉得,第一个发明抽烟的人是天才,其他跟着抽的人其实都是愚者。

小时候,家里只有我父亲抽烟,那个时候我们完全不知道抽烟的坏处,所以二手烟吸得多当然不在话下,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记得有一次,当父亲要我帮他把香烟拿给他时,我好奇地偷偷点燃吸了一口——呕,什么味道嘛!从此对香烟敬而远之。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