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辣过瘾

我们的舌头有成千上万个味蕾,据说舌尖对甜的感知比较强,舌尖两侧对咸敏感,舌体两侧则对酸敏感,而舌根对苦的感受性最强,因此有先甜后苦的说法。

我一直怀疑,我的味蕾,不论是长在舌尖或舌头两侧,甚至是在舌根,都只对辣有反应。

但凡跟我一起吃过一顿饭的人,很轻易就可以看得出,我是个无辣不欢的人。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