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丽:不蛰居也不做尼特族

日本内阁府日前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日本有100多万人独居家中的时间长达半年以上,他们把这些人归类为“蛰居族”。

蛰居族是指人处于狭小空间,不上班、不出社会、不上学,自我封闭地生活。报告也指,蛰居族中最高的蛰居纪录长达15年,而在所有蛰居族中,80%是男性。对于他们,日本的学者分析认为,男人在社会上的压力太大,扛不住了,就采取了逃避手段。

看到这数据,不禁让我好奇本地是否也有蛰居族?仔细想想身边好像也不缺乏这类族群,感觉在网络普及的社会里, 确实很容易成为蛰居一族。

朋友的弟弟‘蛰居’8年

前不久和中学朋友聚会,其中一人说他有个30出岁的弟弟,理工学院毕业后因实习时不愉快的经验曾割腕自残,之后就不敢再求职,一直在家里不知不觉已8年了,平日在家里上网打游戏,三餐(有时一两餐)想吃的时候都由退休的父母伺候着,家人虽很担心但都不敢说什么,怕万一责备了造成他想不开做傻事。

朋友说完叹了叹,但也不知如何解决。我们听的人除了好奇也只能投以同情的眼光,有的劝说应该带他咨询精神科医生,但朋友说弟弟很抗拒出门,别说去看医生,就连叫他一起走到楼下咖啡店吃饭,都难如登天。

这朋友的家境算是富裕,家住公寓,父母曾是高薪人士,他们有时特意制造环境让他“独立”,出国留他一人在家,但他上网叫外卖,每天足不出户,日子也照样过。

看完日本的蛰居调查报告后,回想起这朋友的谈话,把新闻报道转给他看,提及他的弟弟“蛰居”八年了,他也只能很无助地回说,“是啊,但我能怎样?”

应积极摆脱负面‘族称’

很无奈很无助,但又能做什么呢?追根究底除了当年曾受过挫折外,沉迷网络或也是一大导因。网络的普及化改善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是便利也在无形中隔离了人群,如今是不需出门就能在网上和社会“接触”,久而久之许多人在不知不觉中患上“人群恐惧症”,也有一些人如朋友的弟弟干脆活在网络世界里。

周末在写这篇文章时,本地媒体就报道,本地估计有多达两万多名“尼特族”,这群年龄介于15岁至24岁的青年不上学、不工作,也不接受培训,每天就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他们有些是暂时失业、有些选择暂时休息,但也有一些干脆放弃找工。其中就有一个工院毕业生被10多家公司拒绝后,从此对求职感到害怕而放弃觅职,最后成了尼特一族。

成年不工作还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是“啃老族”;受薪人士每月把薪水花光的是“月光族”;再加上蛰居族和尼特族,形容本地劳动人群的“族群”名称还真不少,只是这些“族群”都比较负面,寄望具有劳动能力的一族能积极摆脱这些被冠上的负面“族称”,外出找工不蛰居也不要做“尼特族”,不要成为“月光族”,更不可成为一名“啃老族”。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晚餐时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