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礼物的价值

你最喜欢或印象最深的礼物是什么?什么才会是让你钟爱或感动的礼物?

最近收到几个小朋友送的小礼物,没有一个礼物是金钱买来的,但在心中的分量却特别贵重。

其中一个是一名小一男生送我的折纸长颈鹿。我和一群朋友上周到本地一间学生托管中心和小学生交流及进行活动,当时分成小组玩游戏,小朋友们虽然顽皮吵闹,但与我们打成一片,玩得不亦乐乎。其中一项活动是把纸折成心形,写上鼓励他人的话,再送给小组的其中一人。原本只安排一人写一张,但组内的三人都主动要更多纸张,打算写给全组人和家人。小小年纪就有关怀他人的心,看了心里一阵暖意。

小男生送的折纸长颈鹿

一个男生边折纸边告诉我,曾有另一组义工来教他们折纸,当时还折了长颈鹿给他们。我原本只是听听,没想到他过后跑去拿书包,再把一个折纸长颈鹿交给我,腼腆地说: “送给你。”

我有点惊讶,从他的谈话中听得出他蛮喜欢这个折纸长颈鹿,没想到他愿意把心爱的物品与我分享。我不忍心拿走,但小男生说他还有,我便收下他的这番心意。这或许是他表达感激的方式,让我知道他享受与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回想一下,把心爱物品送人似乎是小孩常做的事,大人好像鲜少这么做。是大人的占有欲太强了吗?

我在上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和一群朋友到云南乡村的一所学校教书两周,在那里我们也收到了孩子们的多份礼物。

我们当时住的“宿舍”由课室临时改造,周围都是小一至小四的课室。每天早上,我们热情地与小朋友打招呼,休息时间也跟他们玩耍或一起唱歌。几天后,突然有一名学生跑向团友,把一张纸条塞进团友手中。打开看,原来是欢迎“新加坡的朋友”的纸条,上面还画了图画。

是否也能有‘心动价值’?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们陆续收到孩子们的小礼物。孩子们看到喜欢的哥哥姐姐就把卡片或糖果塞进他们手中,然后害羞地跑掉,不在乎我们是否知道他们的名字或看清他们的面孔。这让我又惊讶又感动,因为在大人世界中,我们习惯送礼时都要让对方知道是谁送的(婚礼给红包也要写名字) ,传达自己“有够意思”,因此礼物也不能太便宜,不然显得寒酸。小朋友或许还不知道这些“社会规矩”,他们不求回报地给予,纯粹只想表达心意。这种真诚如此珍贵。

我其实很不喜欢买礼物送人,因为总烦恼不知道要买什么才好,最后可能买得很敷衍,失去送礼物应有的诚意,所以干脆不送。但这些孩子却提醒着我,礼物有多珍贵取决于背后的那份心意。只希望每个人都会这么认为,要不然,送的那一方送得很有心,接收的那一方不领情,只习惯性地看到礼物的价值或实用性,到头来就会有点尴尬。

其实,我们能接受孩子送的礼物没什么实际价值,为什么就不能以相同标准看待其他人赠送的礼物呢?或许长大后,有没有“心意”在于对方是否了解我需要或想要什么,而不是随便买我根本不会欣赏的礼物。礼物的价值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期望也取决于你跟对方的关系或交情。这虽似乎难免,但最重要的是不要把送礼当成是炫富的竞争平台,或是纯粹只为遵守“礼尚往来”,要自问:“我为什么要送礼?”

好礼物的价值能有很多种,除了衡量金钱价值和实用价值,是否也能有“心动价值”?

(本文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李熙爱:礼物的价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