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莉璇:等待

有人说,有期待的等待是快乐和幸福的。

小时侯,每次妈妈说哑巴舅舅要从马六甲到新加坡来探望我们,我和两个妹妹都会带着期待等着他的到来,因为我们知道,哑巴舅舅一定会带小礼物给我们。有时是毛绒小玩具,有时是文具,有时是小包包,有时是糖果。那时天天都在期待,等待哑巴舅舅的到来。那种等待是快乐的,而快乐的指数也是一天天增加。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晚餐时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