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贝盈:有怪莫怪

日前下班回家,发现组屋楼下有一些阿叔阿嫂在忙着烧金银纸、插香,旁边摆着水果等祭品。我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正好是农历七月初一午夜12点。

虽然说平生不做亏心事,照理来讲半夜敲门也不惊,我的内心还是无法抑制地飘过一阵冷风,而比平常热闹的夜晚,也似乎突然变得阴风阵阵。

不敢四处张望

早知道早点回家,我边想着边快步走上前去按电梯,不敢四处张望。况且隔壁山坡就是一片小型墓地,林立着参差不齐的墓碑群,为了避免冒犯“好兄弟”,还是眼不见为妙。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