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佩玲:隐隐作痛

缓缓的、悄悄的,一阵久违了的胀痛把我的身体从睡意中唤醒。

其实,每一次的来袭都是有迹可循,算不上突如其来。我往往在苏醒前的一个个混沌片刻中,已感觉到体内一股疼痛在不安分地蠕动,时而明显,时而微弱。

我不愿睁开眼睛,害怕一旦完全醒来,就好似向身体举白旗,承认自己又被胃痛征服了。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晚餐时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