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涂健强:艰难的访问

订户
面对一宗一宗死亡案件,跑意外线的记者,该变得麻木冷淡,还是抱着同理心虔诚地聆听家属说话?(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跟死者家属打交道,我想是不管当了多久的意外新闻记者,都不会感到自在的事。何况是我这种刚加入意外组的菜鸟记者,短短两个月内就五次到灵堂和意外现场访问家属,每次面对这些刚失去亲人的家属时,我的心情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我这两个月访了捡榴梿时被虎头蜂蜇死的老汉的儿子、因病去世老校长的女儿、在马来西亚丰盛港划独木舟失踪的罹难者家属、82岁老翁谋杀79岁老伴案的儿子、以为患小感冒结果却因罕见疾病离世的23岁大学生的父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