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舌头记

订户
互联网示意图

字体大小:

上海出差快回家前,隐约感觉到吞食有异样。去机场前我们几个人到外滩一个热闹的西餐厅吃晚餐,咀嚼牛肉有点费力,我后来就放弃了,到机场乘搭红眼班机。我想,前几天刚从牙龈肿痛恢复过来,该不会那么快又来一单吧。

回到家后我还是坚持了两天,慢慢发觉舌头有点动不了。以前在大学念修声韵学的时候,老师讲到一些古音时,我们才知道舌头运转发出来的是什么音,但是感觉都是书面的知识,也没真懂。到舌头几乎卷不了、动不了,我又突然想起来舌尖前音、舌尖后音、舌面音等等。平时发音好像与生俱来的能力,突然减退了,才边强迫自己,边感受着这个那个音是用到了舌头的什么部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