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景祥:终于还是败给了病

订户
(档案照)

字体大小:

用了“终于”这个词,不是要在表达上做夸张的修饰,而是我真的不是普通的抗拒生病,你甚至可以说我是变态地对生病请假极端“感冒”。

准确一点来说,我是对请病假非常不以为然。

我上一次请病假可以追溯到七八年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