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妙婷:司机大哥“雪中送炭”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自4月14日起,除了两岁以下儿童和做剧烈运动者,凡在公共场所,公众都必须戴口罩,违例者将面对销案罚款或被控。

条例宣布后,感觉路上所有的人都成了执法当局的“电眼”,只要没戴口罩的人出现,就会有多双眼睛盯着看,搞得我在外工作时,口渴都不敢摘下口罩喝水。

这条例说,只要是做剧烈运动就能免戴口罩。那天想去跑步时,心中莫名得意,想着:“你们不可以用双眼批判我了吧?我可是合法不戴口罩喔!”

跑出个人最快的五公里

本该抬头挺胸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的我,却在踏上人行道的那瞬间感到“全裸”般,首5分钟完全不敢抬头,更不敢跟任何人对上眼。

所谓“剧烈运动”,对我而言应该是要跑到脸红气喘才算吧。结果,平时跑三步走两步的我,这下都不敢停下脚步,每每喘不过气想走一走时,都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哮喘病发作般,希望能减少“责备”的眼光。

就这样,我跑出我人生最快的五公里。

经过一个多月,口罩已成为国人生活当中的必备品,但我几乎每天都会忘记,走到组屋底层又转头回家拿。

某天,我睡过头,急急忙忙地冲出门,上了私召车喘了一大口气,心想“终于赶上了”。

司机大哥非常健谈,从生意谈到疫情,从乘客谈到家人,这聊天的过程出奇畅快,却让我有点不安……“糟了!我忘了戴口罩!”

看出窗外,车子已缓缓驶上了高速公路,司机大哥被我那一声“哎呀”吓到了,以为我忘了带什么重要文件或证件,好心建议回转送我回家拿。

自此包包多了一袋口罩备用

有点尴尬,也不想继续开口,担心我的“口沫”在车里“横飞”,轻声地让司机大哥继续前进,随后打电话向同事求救。

听见我和同事的对话,司机大哥才意识到我没戴口罩。他拿出一袋口罩说:“别担心,我这里有。你应该也在所有包包里都放一个备用,避免同样的情况再发生。”

当下我超感动的,心中万分的感激是非言语能形容的。我犹如中马票一般保住口袋里的300元,也顺利地准时进入国家法院采访。

自此,我包包里多了一袋口罩备用,除了能避免历史重演外,也希望某天若碰上忘了戴口罩的人,也能像司机大哥一样“雪中送炭”。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