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海清:抗击毒蚊

订户
为与毒蚊战斗,笔者配备了多种不同种类的防蚊和杀蚊“武器”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最近,冠病疫情稍缓,另一场疫情在本地悄然而至——骨痛热症;据报道,过去数周,每周病例屡屡破千,频频创下纪录。

我看,没有多少人能够比我更痛恨蚊子了,因为我是属于蚊子爱叮咬的那一类人,而且还三度染上骨痛热症(详情见拙作:2018年1月8日晚餐时间《三患骨痛热症》)!直到如今,我还是几乎每天都会被“闻香而至”的蚊子叮,与蚊子“斗智斗力”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