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谢莉璇:生活可以用其他方式过

友人提早退休,当起兼职德士司机,看尽人生百态。(档案照)

字体大小:

生活可以用其他方式过——这是朋友退休后的写照。

朋友今年54岁,三个月前决定提早退休。刚开始,他享受退休生活的每一天,睡到自然醒,每天驾车到新加坡不同的角落,发掘步行的新路线,然后约几个好友周末清晨天未亮就跟他一起去“走路”。

这种悠哉闲哉的日子过了一个月,他几乎把新加坡能走的地方都发掘完了,开始觉得闷了。反正他有一张德士驾照,决定当起兼职德士司机打发时间,每周驾两天德士,赚点“零用钱”,还能看尽人生百态。

听他讲述乘客的故事,就好像看一部都市连续剧在我们的周遭上演。且听他慢慢述说。

一周后惊悉人已不在了

有一次,他在伊丽莎白医院载到两名妇女及一名女佣,前往市区的高档公寓。40多岁的妇女裹着头巾,脸色苍白,与70多岁的老妇坐在后座,老妇的身体状况看似也不太好,女佣则坐在前座乘客座。

车程约20分钟,一路上大家都静静不出声,妇女只说了一句话“妈妈,我没事”。原来两人是母女关系。抵达后,付了车资,三人下车。朋友望着三人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有种沉重的感觉。

约一个星期后,他接到电召,地点就是母女下车的那个公寓,要去万礼火化场。他抵达后,立刻认出召车的乘客,就是从医院陪母女俩回家的那名女佣。朋友心中一凛,告诉女佣上周曾从医院把她们载回家。他问女佣,为什么要去万礼火化场,有人过世?

女佣哀伤地说,是她40多岁的女雇主,就是那天搭德士裹着头巾的妇女,她因癌症逝世。朋友说,那一刻,他感到很难过。

又有一次,他从乌节路的公寓,载一名80多的老妇去中央医院。当时老妇的女佣扶她上德士后就离开。在车上,他好奇问老妇,女佣不陪你去医院吗?讲着一口流利英语的老妇说:“怎么陪呢?我家里还有一老一少要她照顾。我的丈夫有失智症,卧病在床,女儿也有病,起居饮食都要有人照料。我每次都是一个人到医院复诊。”

老妇叹了一口气,又说:“钱多又有什么用,我真的希望我比他们父女俩先走。”抵达医院后,老妇才发现当天是公共假期,她把复诊日期搞错了,又叫朋友把她载回公寓。

遇离婚妇不知如何安慰

还有一次,朋友载到一名30多岁的妇女,要去市区的律师楼。一上车,她就把手机递给朋友看,用华语说要去这个大厦的律师楼。也许是心情压抑吧,她突然脱口而出:“我的丈夫要跟我离婚。”朋友楞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只能问:“怎么一回事?”妇女幽幽地说:“我的丈夫有女人,他不要我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朋友这回真的不知如何应对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朋友说,虽然车程只有20多分钟,但他觉得好像特别长。当然,朋友也有遇过让他开心的事。一些乘客上车,会亲切地跟他打招呼,然后就聊开来,下车时会说:“安哥,辛苦了!谢谢你,stay safe。”他会回答说:“是我要谢谢你们,愿意跟我聊天。”

不一样的退休生活,让他更珍惜当下,也让我想起有人跟我说过的一句话:“生活其实可以用其他方式过。”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社会与法庭组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