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靳忻:曲终人不散

订户

字体大小:

一个星期前被调到法庭采访,对一切都觉得新鲜。

法庭记者大多数时候都很淡定。案情再惊心动魄,唯一可以看出大家情绪的,就是敲打键盘时声响会大一些。不过每到被告求情时,我都会暂停手上的工作,观察他们的反应。

一次听一名年轻男被告的案子,法官下判后,允许他和父母说几句话。父母急匆匆走到犯人栏前,距离一两步时又放慢脚步,默默地看着消瘦的儿子。儿子也说不出什么,一时之间三人相顾无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