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3万2000人是多是少?

订户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本地有3万2000名全职工赚少过1300元,这数目是多是少?

国会最近再针对最低工资制和渐进式薪金模式展开讨论。与渐进式薪金模式相比,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说最低工资若设在工人党建议的1300元,能额外保障的人也只是多3万2000至5万人这个“小数目”,占本地劳动队伍的1.7%。

这里不讨论最低工资制和渐进式薪金模式哪个比较好,只希望谈谈这3万2000人。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数目时,惊讶它会被称为“小数目”。我能理解,从决策者的角度来看,1.7%确实相当低,毕竟没有政策是完美的,总还会有无法受益的人。我相信当局也会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这群人。

‘少数’不一定是‘小数目’

然而,“少数”不一定是“小数目”。我看到这个数字时想到的是3万2000个在社会边缘挣扎的人,他们有些可能是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有些有年长父母、年幼孩子或患病的家人要照顾,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故事和挑战。若把这3万2000人的故事一一听完,听者或许会觉得太沉重了。

最近一连串撬开信箱偷150元必需品补助券的新闻,就让人看到了低收入者的困境与无奈。一名育有三名孩子的单亲妈妈在大巴窑的一座租赁组屋偷了补助券,被逮捕后带着两名分别为17岁和14岁的女儿,以及才几个月大的男宝宝,上门跪着求饶,因为她偷窃的对象包括一名认识她14年、把她当女儿的中风阿嫲。

阿嫲中风后长期卧病在床,与儿子和三名孙子同住。曾住在同一座组屋的单亲妈妈明知道阿嫲一家也很需要补助券,却仍将它偷走,让阿嫲觉得很受伤。

都是生活艰苦的人,照理应该能明白受害者发现补助券不见了的心情,但小偷们仍这么做,想必也有他们的原因,是没心没肺,还是走投无路,又不知如何求助?

当然那3万2000人中不一定包括这些人,但收入不高的人都有他们的苦衷,而这些困难占据了他们生活和思绪的一大部分,也可能影响身边的人。

政策的保障是否‘合身’

虽然决策者不至于会完全遗忘他们,而是会再设计其他辅助政策来帮助无法从主要政策获益的人,但毕竟这只是“补洞”,不会是最合身的。若因为情况与多数人不同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少数者,他们只会越来越被边缘化。

例如,大多数国人有稳定的全职工作,能累积一笔公积金,因此不少医药、房屋和养老政策都以这个前提来设计。公积金的确能惠及不少国人,但对于自雇人士或没有稳定工作的人,这些政策给予的保障“不合身”,很容易让他们陷入其他问题,比如因不够公积金而应付不了房贷或医药费。收入原本就比较没有保障的他们,无法从政策中获得最大保障,这只会加剧他们面对的问题。

既然少数者面临诸多无奈,他们就更不应该被忽视,毕竟对当事人而言,他们不会觉得自己的问题属于“少数”而就算了,因为这些问题就是他们的全世界。没有政策能帮助每个人,但希望决策者不会只满足于满足大多数人,而放弃或忽略了一个个少数者。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