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志发:遗憾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手机直播的另一端,传来抚平心灵的诵经声,过后跟着那一端的指令,行致敬礼三鞠躬,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持香,再拜三拜……

89岁的外公数年前诊断出罹患前列腺癌后,一直积极接受治疗。他生性乐观,多大的事都认为会否极泰来。除了起初接受治疗和开始吃抗癌药物明显消瘦外,大多时候他都尽力过得跟往常一样,一样开车载着外婆去巴刹买菜,过后吃早餐,下午等待三个女儿轮流来探望,晚上再看哪一个儿子带他出去吃饭,或吃那吃了数十年外婆烹饪的家常便饭,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笑笑回应,默不作声

我在上小学之前,因父母忙着餐馆生意,是外公外婆把我带大的。外婆负责把我养胖,外公则教我爬上树摘红毛丹和芒果,还有教会我永远保持豁达的心。

外公怎样体现他的豁达?当身边老伴总是扯开嗓子说话或骂他,他几乎都不回嘴。外婆的声音就算她的子孙都会笑她是“大喇叭”,但外公的“忍功”无敌,每次都只是笑笑回应,最多也就默不作声,因他相信雨过天晴。他对外婆的包容和忍让,或多或少影响着我的婚姻观。

同样的,当面对自己的病情,外公从不在我们面前喊苦,每次我回家乡带他们去吃点心时,他的胃口都特别好,尤其他钟爱的“鱼卖”,可以吃下好几笼,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病人。有时真不知道,他是因开心看到我们回来而胃口变好,还是不想我们担心才吃得畅快。

不过多乐观的人也无法熬过病痛折磨,外公在去年10月尾因发烧入院,虽然过后退烧出院了,但家人都已意识到那一天始终会到来。我很挣扎,因冠病关系无法回去探望他,请长假、两地隔离、全家返乡还是留下妻小独自回去,每一步都是两难的抉择。

11月29日,外公因肺部感染再次入院,住院五天后他似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跟孩子说想要回家,家人马上安排他出院。这也是他最后一句说得清楚、让大家听得明白的话,其他时候他都在呢喃着。

通过手机直播参与丧礼

过后他走了,走得很安详,走得很有福气,身边有子女陪伴着,在家走完最后一程也是他的心愿。而在外国的我们,通过手机直播从设灵到出殡都全程参与,虽身体无法回返家乡,但心灵已越过时空,到家乡和大家守护着他上路。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我和家人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外公遗照,三次深深地弯下腰,希望外公一路走好,也希望他会原谅我们无法亲自到灵前送他最后一程。

“外公,等疫情雨过天晴,我再到你墓碑前赔不是,我知道豁达的你不会怪我,对吗?”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