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景祥:一条被冷落的必经之路

(档案照)

字体大小:

电梯是组屋生活很独特的存在,小小的一个空间却容纳了整个民族的文化与习性,反映了一些最不堪与最温馨的一面。

先说一些负面的事。

大家应该还有印象,以前不时会有没公德心的人在电梯里小便,一踏进电梯那股尿骚味就冲鼻而来,十分难受。后来许多电梯内都装置了闭路电视,说是防止罪案发生,其中当然也包括连那几分钟也忍不了的人。

电梯文明的小小进步

另一个违法的就是在电梯里抽烟。这在以前也很常见,当时经常可以在电梯里找到一些残留的烟头。幸好近十几年来,这些现象似乎已经少了很多。或许,这可算是我们电梯文明的一个小小进步。

前不久,我那边的电梯竟然出现一坨大便!我相信对方应该不是故意的,可能事出紧急。但不管怎么样,过后也要负起这个责任来清理啊!难道要留给邻居或清洁工人来为这种事善后吗?如果其他电梯用户不小心踩到,多不堪呀!

当然,这是特例,一般很少遇到这种情况。

比较多的是电梯按钮的问题。

前几天,我在楼下要乘电梯上楼的时候,赫然发现按钮上有一个鲜明的鞋印。

不问可知,一定是有人“一时兴起”用脚按电梯。但是,不知道这个人有没有想过,接下来其他人要如何按下他的鞋子踩过的电梯按钮?

建议办电梯文化运动

其实,现代人生活节奏紧张,就算是左邻右舍也少有机会聊天打招呼,最频繁的交汇点恐怕就是电梯了。我国搞那么多运动,我觉得最应该办是电梯文化运动,教育一下国人应该怎么和别人在电梯里相处。

有时候和一些既陌生又熟悉的人在电梯这个封闭的空间碰面,是相当尴尬的。

新加坡人不习惯主动热情地和陌生人攀谈,一般进了电梯,按了自己的楼层后,顶多会开口问道:“几楼?”有些甚至连问都懒得问,反正谁要去几楼就自己去按。

这也难怪,因为大半时候,就算你问了对方也不回答,而是直接伸手过来按自己的楼层。然后空气就持续在电梯里僵住。

遇到这种情形我也不会觉得尴尬或被冒犯,因为这已经是多年下来形成的电梯文化。可是,偶尔有邻居跟我道谢,或走出电梯时跟我说一声“晚安”,我还是会开心一下。

养狗的邻居就比较麻烦。我遇到的,一般他们看到电梯里有人,会先问一下会不会介意让狗也一起进去,再不然就索性示意再等另一部空电梯。这都是愿意为他人设想的表现。

高楼组屋是一个垂直建筑,而电梯贯穿每一个楼层,是几乎每个住户每天必须用到的公共设施。如果你把垂直的众多单位想象成平面,电梯就是一条每户人家的必经之路。

十年修得同船渡,同一座组屋犹如旧时的同个村落,大家有缘在电梯“狭路相逢”,却一路默默无言,仔细想起来是有些遗憾。但这已经是一种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真要改变恐怕不易。

(联合早报新闻编辑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