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凯松:欺山莫欺水

在风浪较大的南部海域垂钓,整艘船随着大浪摇晃,时不时更被抛离海面,险象环生。(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上周有这么一则新闻,一名经验丰富的钓友,在海上垂钓时意外坠海,救上来时已经不省人事,送抵岸上宣告不治。

新闻让我看了很有感触,毕竟我也曾乘坐小船出海好几次,领教过大浪拍打船身、小船在海上颠簸的惊险经历。

最近一次出海,我和四个钓友乘坐的船,大小与出事的小船相似,其船身长约七八米、宽约两米,中间腾出位子放置的空箱一物二用,可让钓友把随身物放进去防湿,盖子盖上后就当椅子坐。小船左右两边的狭窄走道,是钓友下线的地方。

乘坐又‘瘦’又‘长’的船

老实说,这样一艘又“瘦”又“长”的船,即便在相对平静,风浪较小的东部海域,我也难免担心其安全性,这次到风浪较大的南部海域垂钓,我还真的做好了晕船的准备。

果不其然,小船出海不久,我们就开始领教到大海的威力。当天的大浪一波接一波拍打船身,整艘船像被抛离海面似地,感觉如坐过山车,觉得整颗心随时会跳出来,身体还会前后晃动,必须努力地寻找平衡点把身体稳住,否则随时可能摔出只有膝盖高度的船只边缘。

出海三小时不到,我的四个钓友都陆续成了“鱼尾狮”,吐到脸青青,连晕船药也罩不住。以往不晕船,也从不吃晕船药的我,在闻到一阵阵呕吐物的酸味后,很快也觉得头重脚轻。

据船长说,当天的风浪比平时大,他几次把小船驶进船坞,暂时避开大风大浪,让我们喘口气,可是每次我们以为元气已经恢复,并让小船重回大海时,整个“晕船程序”马上又被启动

当天的行程,是我第一次想提早结束的钓鱼行。小船在码头靠岸,一脚踏上陆地时,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救起落海者不容易

上星期不幸溺毙的钓友,海钓经验丰富,应该不至于晕船,但大浪打来时只要稍不留神,站不稳跌出船外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不要以为落海后救起很容易,因为湍急的海浪会把人卷走,面对船外的风浪,就连我这个自认泳术不错的人都没把握,不谙泳术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很多时候,钓友出海时都不喜欢穿上救生衣,感觉“碍手碍脚”,而且很热。大家一般都心存侥幸,明知海上随时可能有状况,但总认为倒霉的不会是自己。

更早一次出海时,也曾遇到粗绳意外缠住螺旋桨,引擎动弹不得的险境。小船当时在东部海域“随波逐流”,如果不是在填土地段附近遇到拖船搭救,整船人早被冲到长堤彼岸了。

小时候母亲曾说:欺山莫欺水,这或许也是她让我年纪小小就报名学游泳的主要原因,但我始终参不透其中的道理,直到近几年开始出海钓鱼,才真正体验到海的威力。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社会与法庭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