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谕:新钞的心意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你今年是否有换新钞包红包?

每到农历新年,许多人都会到银行排队换新钞,尤其是年长一辈,总是希望能用新钞给晚辈发“压岁钱”。“压岁”谐音“压祟”,压岁钱其实带着镇压邪祟的吉祥含意。因此,当长辈给红包时,这个举动也寓意祝福晚辈平平安安度过一岁,把不好的灾厄压制下来。

经过数千年的人类发展和科技进步,在如今人手一机的时代,我们弹指间就能轻松完成转账交易,不少银行近年来也因此推出“电子红包”的服务。

因冠病疫情关系,金融管理局今年鼓励公众改发电子红包,同时限制银行只允许残疾者和60岁及以上的乐龄人士到分行排队换新钞,其余公众则必须先上网预约,以错开人流。

大批年长者在银行外排队

从政策制定者的角度来看,这种特殊安排的确是为了大众的安危着想,明白事理的人想必会遵守规定。但事实证明,百密总有一疏,本该改善的换钞秩序,反而发生了更多人为和技术上的问题。

在开放网上预约的首日,部分银行的网站出现故障,许多人无法顺利预约。我当天采访到的公众一个个大吐苦水,不是选不了日期、时间和地点,就是网站根本“动弹不得”,即使要向客服寻求帮助或提供反馈,也被“请稍后再试”的自动答复回绝。有人半途放弃,有人则心想也许网站只是暂时不胜负荷,等一下再试试,最后却惊觉所有时段已被预订一空。

一星期后,各家银行在上月25日开始换钞工作,全岛多家分行早上还没开门营业,就已有大批年长者在外排队。殊不知,每家分行的新钞数量不同,许多排在后头的年长者空手而归。

尽管银行苦口婆心劝请公众提早预约或使用电子红包,但一些年长者隔天“再接再厉”,不仅更早出门,还自备凳子坐着排队。有公众批评这些年长者固执不听劝、不懂得以大局为重,而家中的年轻人应该替长辈换钞,或银行干脆直接取消分发新钞。

虽然我能理解这样的想法,但请容我说几句公道话。

年长者并非刻意唱反调

多数年长者并非刻意唱反调,而是不愿给忙于工作的子女添麻烦。此外,银行网站故障也不是年长者的错,熟悉操作电脑和手机的年轻人都无法使用,更何况是年长者。他们愿意大胆尝试已算是勇气可嘉,之后亲自到银行排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且真的不得不佩服他们坚持不懈的毅力。

换个立场思考,对年长者而言,其实重要的并不是新钞本身,而是以他们力所能及的方式向晚辈表达关爱。有位受访者告诉我,她对电子红包挺感兴趣,但能填写的祝语字数有限,总觉得少了该有的温暖。

再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我们是否忽略了更关键的问题:身为晚辈的我们是否给予长辈足够的关心,让他们知道红包是“钱”轻情义重?如果银行按照网民建议取消分发新钞,后果会怎样?

常言道“健康就是财富”,以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中长辈能健康长命,阖家欢乐,才是全家人的财富,而不是红包里有多少张新钞。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