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莉璇:女佣与洗衣嫂

订户
菲律宾籍女佣朱莉·卢塞罗今年1月来新加坡工作后,被诊断患上皮肤病,全身长红斑,更有肾肺衰竭和肺痨的症状,情况一度病危。(档案照)
菲律宾籍女佣朱莉·卢塞罗今年1月来新加坡工作后,被诊断患上皮肤病,全身长红斑,更有肾肺衰竭和肺痨的症状,情况一度病危。(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两个女佣,一个来自缅甸,一个来自菲律宾。两人都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工作,却有不同的结局。一个被雇主虐死,一个被雇主救了一条命。

两个雇主,一个让女佣的家人感到悲愤,一个则让家人心存感激。

六年前,缅甸籍女佣磅艾赫多恩,为了让当时三岁的儿子有更好的生活,决定离乡背井来新加坡工作。她是个单亲妈妈,原本在缅甸当建筑女工。她料想不到,这个决定,让她踏上一条不归路,从此见不到儿子。一年多后,她被发现死在雇主在碧山的住家,体重从39公斤减到24公斤,她死时才24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