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佩玲:家的形状

订户
每搬一次家,房子面积稍微变大,这当中有着一个循序递进的节奏,让日子得以呈现有所进步的模样。(档案照)
每搬一次家,房子面积稍微变大,这当中有着一个循序递进的节奏,让日子得以呈现有所进步的模样。(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不是没有家,我只是没有房。两者不一样吧?”

在电影《游牧人生》的一场戏中,60多岁的Fern在商店里巧遇一对母女,双方之间的谈话让观众首次发现,驾驶厢式货车在公路上流浪的女主角,可不是因为缺乏就业技能而落得没有栖身之地的处境。她曾是一名英文教师,见到昔日的女学生,当场让后者背诵出当年在课堂上教过的诗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