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是否还有“诗和远方”?

字体大小:

张盾 英国talkSPORT体育电台评论员

上周,中国国家发改委印发了《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再次引爆了中国体育界热议。而从这份有关“中国足球梦”的规划中我们又读出些什么端倪呢?

从文字上看,中国足球似乎不只有眼前的苟且晋级的12强赛,还勾勒2050年成为“足球强国”的“诗和远方”。

这一份长达7451个字的规划报告的明确指出了六大方向,包括产业链股、职业俱乐部和运动员、校园足球活动和产业人才、社会足球和业余赛事、科学规划足球场地、足协内部深化改革。

其中,76次提及“发展”,11次提及“规划”,13次提及“支持”,13次提及“提高”,5次提及“坚持”,5次提及“创造”,9次提及“规范”,8次提及“指导”,6次提及“增强”,7次提及“加快”,11次提及“建立”,8次提及“培育”,8次提及“目标”,8次提及“推动”,8次提及“参与”,4次提及“落实”,4次提及“贯彻”等等字眼。粗略算计,此类形而上的字眼必将占据整体行文部分的15-20%。

这样的官府文章出炉看上去显得有指导,有定位。例如提及初期的基础层面,到2020年的4年间,国人将拥有足球场地7万块,万人拥有场地率达到0.5—0.7块,2030年每万人拥有1块场地。特色足校达到20000所,经常参与足球运动的人数超过3000万人,全社会参加足球运动人数超过5000万人,2031年开始跻身国际一流足球强国序列,为世界足球运动做出应有贡献云云。如此甚好,只是这些数据何以夯实却不得而知。

英国经验

英国足总目前下设50个郡级地方足协,这些地方足协有两项重要职责,一是服务于大众足球,确保在自己的区划内每个周末甚至每一天都能组织比赛,让当地的业余俱乐部有球可踢。二是服务于足球教育,为8到18岁的孩子们(包括男孩和女孩)组织当地的青少年联赛。

英足总建立了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的校园足球体系,统归于一个名为“英格兰学校足球协会”(ESFA)的机构管辖。ESFA下设40个学校足球协会,主要负责全国、地方性的校园比赛。

目前,英格兰的26000所学校中,就有超过18000所常年都有各年龄层的足球比赛,覆盖了全英格兰的边边角角,孩子们完全可以进入学校一边学习一边实现自己的足球梦想。截止到去年8月,全英格兰共有3.75万个俱乐部,13.7万支球队,1200项各级联赛,180万名青少年和成年球员。在过去3年中,有4万名女孩参与到足球运动中来。

如果你压根没想进入职业队只是单纯的想踢球,那你也可以随时到离家门口不远的一个球场和好友们一起踢场友谊赛。场地不用担心,只需要在英足总官网申请并支付3英镑的费用就行了(约合29元人民币),这即便放在中国也是一个能接受的价格。

之所以价格如此低廉,是因为英足总替国民承担了一部分场地成本。从2015年开始,英足总在全英格兰30个城市建设了150个足球中心,并将场地陆续更新为更适宜踢球的第三代人工草皮(即3G球场)。不要小看这种人工草皮,要知道,安道尔用于世界杯预选赛的主场铺的就是这种草。

在英格兰,每个城市的每个区都会对接一个甚至多个社区娱乐健身中心,这些中心中的大部分都会设有英足总的足球课,名叫“特斯克技术课程”。英足总出钱养着大约150名“特斯克技术课程”的老师,去教授小朋友们最基础的控球、射门、团队合作,激发孩子们对足球的热情。

与英足总收入的相对稳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些年英超各家俱乐部的收入呈井喷式增长,英超联盟从下赛季开始仅仅出售转播权每年就能收入25亿英镑。然而,这些看上去极其肥厚的大把英镑却基本上与英足总无关。因为英足总作为英格兰足球的最高管理者,既不拿俱乐部的商业所得,也不参与联赛分利!

中国足协每赛季是在联赛中分利10%的,而2015年到2020年的中超只是转播权一项就卖了80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中国足协自身管理成本就要花费每年在中超联赛缴账面额的10%作为自身运营费用,如此体制,似乎与发展草根俱乐部有点背道而驰。

草根足球

发改委该《规划》又或指出,“大幅增加青少年足球参与规模。加强校园足球建设, 把足球列入体育课教学内容, 发展足球社团,培养足球兴趣,开展足球竞赛活动,不断培育足球爱好者和足球人才。增强学生、家长对足球的认同感,支持学生课余、校外参加足球活动。以市场化、社会化为导向,构建多渠道、多形式人才发现和培养机制,不断 增加足球人才后备力量。 ”

非常遗憾的是,这个规划对于“国家精英球员培养计划”或“青训营计划”只字未提,大有号召全民皆兵全民玩球的意思,但尽管社会土壤蓬勃兴起,没有现代化精英球员养成计划也尽是空然。英格兰在1984年即推出过封闭集训的精英模式,英足总精英学校在当年正式成立。这个学校类似于中国一些奥运项目的举国体制,采取的是精英化培养模式。

学校每年投入50万英镑,在全国范围内挑选16名14-15岁的少年天才,把他们圈在一起同吃同睡同训练整整两年。这学校一直到1999年关门,期间一共招收了234个学生。这234人中,不乏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比如安迪-科尔、欧文、乔-科尔、索尔-坎贝尔、迪福、卡拉格、巴里等英格兰国脚。

但英足总渐渐发现这种培养模式存在诸多问题。这200多人中最终只有25%在18岁时签下了职业合同,成才概率还不如中国当年的健力宝小虎。于是,英足总再次水调船头:改!自1999年起,青少年足球培训的任务被重新下放给各个职业俱乐部。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俱乐部必须按照英足总的相关规定设立自己的青训营(Academy),替代了原来组织松散的培训中心(Center of Excellence)。尤其在2010年世界杯被德国淘汰后,英足总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青训系统看似漫天撒种,其实是不孕不育的。

发改委该《规划》最后提出了“十三五”足球体制改革攻坚工程,提出要深化足球协会管理体制改革,调整改革中国足球协会,完善中国足球协会内部管理机制,健全协会管理体系。可是遗憾的是,初始之初,本着好心好意又越俎代庖的发改委便干了一个体育行业协会在正常市场运作下本应该去完成的份内的事儿。如果哪一天,中国足协不便成为一支让全社会和全行业敬仰尊重的机构,中国足球那就还远未到能靠近跻身国际一流行列的门槛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十月访英前往曼城俱乐部,一张和阿球王及卡梅伦首相的合影刷屏了新媒体,中超也确实买来了马丁内斯和拉米雷斯,不过中国足协的步伐似乎跟不上所需的发展,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看上去十分宏伟,但不积跬步,无以致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