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逝世:生性乐观 爱好繁多

字体大小:

有朝一日 跟老头有交代

梅葆玖先生是一个生性乐观的人,除了京剧,生活里他爱好繁多,而且从来没有跟身边的人探讨过百年之后的事情。北京晨报记者在采访他时,他也是说着说着就跑题,讲起陈年的故事,听者也是津津有味地就把正差儿给忘脑后了。在印象里,梅葆玖先生唯一一次说起有朝一日上天,还是因为自己想尽量多收徒,要对得起父亲梅兰芳。“我有30多个徒弟,有时候票友跟我学戏,我也愿意多教,为的就是把我父亲的艺术传下去,将来等我有朝一日上天了,我也好跟我们家老头儿交代。”就这样,直到梅葆玖先生昏迷的时候,还有一个刚刚拜师没几天的徒弟,只可惜赶不及梅先生亲自教戏了。

玩音响 从国外背回来

说起梅兰芳的男旦,梅葆玖说:“我父亲61岁去世的时候正好是‘文革’之前,那会儿排现代戏,男旦这个行业受到批判,这行当整个被枪毙了。那年头我正好30来岁,是唱戏的黄金年龄,可是我也不能吊嗓子,要不就成了整天想着复辟的‘封资修’,有人说‘文革’时不让唱戏特别着急,可我这个人生性就不爱着急,不爱紧张,所以我就去幕后搞音响,我爱鼓捣,还给他们演出的人在台下放字幕,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的,反正唱不了戏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多了去了。放音响什么的反而让我觉得很有乐趣。我家现在还有好多我从国外背回来的音响设备。”

照合影 满足戏迷心愿

在2014年北京京剧院隆重纪念梅兰芳120周年诞辰的活动“双甲之约”的时候,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曾私下感叹,“这个纪念梅兰芳的活动必须做好,因为葆玖老师也已经80岁了。”所以那一年,从梅兰芳出生地江苏泰州、上海、天津、香港、台湾、纽约、华盛顿、莫斯科、圣彼得堡、东京,由梅葆玖挂帅,重走了梅兰芳当年足迹所到之处,每一地的演出都受到观众热烈反响。梅葆玖老师总是精神抖擞地最后登台,压轴演唱,优雅谢幕之后走到后台,也总有好多戏迷在等待跟他的合影。每次工作人员心疼葆玖老师那么晚还在剧场熬着,劝大家赶紧散去,让葆玖老师早点回酒店休息,葆玖老师却永远乐呵呵地伸出一个手指:“最后一张!”然后一群戏迷就蜂拥而上。工作人员在一旁偷偷学他,有时还故意逗他,“要关灯了啊,合影赶紧的!”

说英语 儿时开始学起

梅先生、梅夫人与著名美国华裔影星卢燕在美国演出的时候,三个神采奕奕的中国老人坐在餐厅里用熟练的英语和服务员交流点牛排的情景,让剧院不少只会追买名牌,说英语一句不灵的年轻人汗颜。

其实梅葆玖先生平时在北京生活也非常西化,他胃口超级好,除了一日三餐还要吃下午茶咖啡点心。“从小父亲让我们学外语,学会跳舞,学会吃西餐,父亲经常出国,还总跟我们说吃饭轻一点。”葆玖老师身边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汽车,喜欢哈雷摩托,虽然已经80岁了,但梅葆玖先生依然能自己开着他那辆沃尔沃上路。但在平时,梅葆玖为了方便,还骑自行车上街买东西,“平时我教学生,都是亲自给学生做示范,学生们老怕我累着,其实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不是好事。好多老人在家一待就朽了,我就是闲不住,喜欢自己骑车什么的,活动一下。”

来源:北京晨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