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 每一段旅程都值得用心感受

华晨宇
华晨宇

字体大小:

一路上,花花会给遇到的人展示自己的音乐和标签,却不会带走路上最美的留念,无论是用金钱还是相机。在6月3日开播的东方卫视《旅途的花样》中,华晨宇用心去体会每一个伙伴和每一段风光。

你经历的每个地方每件事,都需要你付出时间和生命。

不带助理——可以自己买菜、找人唱歌

踏上旅途,花花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说:“助理是不和我去旅行的。”

从前,花花说自己出去的经验少,“看到一切都是新鲜的。”现在,“我几乎每年都要出国旅行一次,我已经习惯了国外的旅行生活。”

“最近我去了一个地方——是哪里我就不说了,我去当地的乡下,在那里的一间小酒吧里玩,虽然语言不通,好多人都是我的长辈,但我们一起弹吉他,一起唱歌,喝点小酒,非常欢快。”花花说。

有时候出去也不全是为了玩,在美国学习的那些日子,花花一个人租房子,“我还租了个车,自己一个人去超市买回一天的食材,回家自己做,都是我自己搞定。”人生百味,还是自己尝遍才有滋有味。

据说,这次《旅途的花样》里呈现的画面,是最接近花花个人旅行状态的,“我们这次的节目,不是以穷游为主,节目组让我们花自己的钱;通过这个节目也想告诉大家,我们这些艺人,所谓的明星出去旅行,并非一定要非常奢侈的那种,大家过得都很普通的。”花花说:“这是一次非常随意的旅行,没有规定男生一定要做什么,女生要做什么,大家都很随性。”

不买纪念品——自己做了个20元的手环

除了不带助理,花花出门旅行,还有一个规矩,不买纪念品。

“我这一次是节目中带现金最多的人了。”可是花花一路回到家,并没有带回来各种当地的特产,“我出去旅行是不买东西的,不管是纪念品还是什么东西。”

不过,参加《旅途的花样》对花花来说,也算是破例了,“也带回来一样东西,但是那样东西不是买的,是我自己做的。当地的一个工匠在做手环,可以刻上自己的名字,我就让他教我,我自己做了一个。差不多人民币二十元,我就戴在手上了。”

之所以不爱买当地的东西,花花觉得,“当下的美只有在那一刻那一地才是最美的。比如我在欧洲的商店里看到各种艺术品一样精美的盘子,真的艺术品一样,如果我把它买回来放在我家里的餐桌上,我不敢想象那会成什么样子。”

不拍到此一游照——把美印在脑海里

有些游客,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家什么也不知道。

“旅行的过程中,我喜欢享受大自然。当时那一刻,我们享受这份美好就可以了,是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带回来的,更重要的是旅途中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印在脑子里多好!”花花说。

花花不喜欢拍照,还好节目组中有人喜欢,二姐张歆艺担负起为全组人拍照修图的重任。

不久前,张歆艺在网上晒出一组林志玲、华晨宇等人的美照,配文道:“出一趟国不容易……这个团队我hei满意!”镜头下林志玲尽显妩媚,华晨宇仰望天空上演侧颜杀,张歆艺与金晨则一同出镜,脸上涂上猫的胡须,卖萌搞怪。看到这些照片,网友们惊叹张歆艺的摄影技术,她巧妙运用各种光影的切换,还让人的影子切在夕阳的余晖下,这样的技术让网友不得不赞叹:“二姐你改行去当摄影吧!”“海报和宣传照都交给你了!”

不带太多东西——带上一只小熊猫

一般来说,每个人出去旅行都会带上厚重的行囊,可是花花不会,他喜欢轻装上路,“我的箱子里只有护照和一些必须品。”

即便是这个小箱子里,花花还装了一把尤克里里。“出门之前我去买了一个小的尤克里里带上,是为了上这个节目买的,但是我还不会弹,所以还买了一本说明书带上就出发了,边旅行边学怎么弹。”

箱子里还有一只玩具小熊猫,“带上它,因为我觉得熊猫是有中国特色的,我到国外去,很想带上一些能代表我们国家特色的东西。这个小熊猫很方便,一般出国我都会背上。”

带的东西这么文艺,万一遇上了生活难题怎么办?还是靠二姐张歆艺。

二姐张歆艺是“花样团”里哆啦A梦一般的存在,在二姐的百宝箱里,华晨宇总能借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耳塞。“二姐的行李都是为团队准备的,她在准备东西的时候,真的有按照我们每个人的需要来。不像我,就是按自己的习惯带东西。”华晨宇夸道。

带了很多钱——沈腾不带钱没关系

带了这么少的东西,可花花带的钱不少。“我是整个团队里带现金最多的人。”花花说。

节目中,旅游体验是明星们的终极目标。为了让明星们感受真正的自主旅行,节目组可谓费尽心思。从现场曝光的片花来看,在整个旅行过程中,节目组甚至不再提供旅行经费,全由明星们自掏腰包花钱旅游。

“我们每天要交团费,这些团费要负担我们每个人的伙食,吃饭也不允许浪费。我们定的规则,谁浪费就要罚款。”花花说,“我们有一个记账的人,就是马丽姐,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分工。”

有一天,节目组临时出去,在市集上面,其他人发现自己都没有带钱,花花说:“但我是只要出门就会带上钱,那一天所有人都问我借了钱,每人借了当地币一千。晚上回去之后都还我了,只是腾哥完全就没有带钱,所以一路借钱,一路也没有还;没有关系的,他说以后会报答我们的,这个真没所谓。而且我们知道腾哥一旦有钱,就会特大方地请大家吃大餐,特别欢乐。”

我的室友——腾哥,求放过

好了,终于说到了沈腾,这是花花的室友,一个让他无法入睡的男人。

在旅途中,沈腾不小心感冒了,再加上本身就有鼻炎,每天晚上的鼾声震天响。这可苦了花花,鼾声洗耳下,要在梦中会一会周公可是难上加难。“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打鼾也不能人为控制。”善解人意的花花还怪起了自己,“不过也怪我不好,因为非洲很热,我每晚都要开空调睡觉,而且我喜欢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如果不是我作死,腾哥也不会感冒。”

“开始的前两天我真的很难入睡,到了第三天,我就觉得如果每天这样睡眠保证不了,第二天又要早起而且还要出去玩一天的话,身体会吃不消。”花花说后来有一天晚上节目组给他换了一个房间,“那一晚睡觉确实特别好,但这对做节目来说不太好,所以也不是长久之计,姐姐们就帮我想办法。”姐姐也曾经想过,让沈腾等着花花先睡着自己再睡,“没有用的,他那个鼾声,你就是睡着了也会被唤醒的,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后来二姐就送了花花一副耳塞。

回到上海,节目开播的发布会现场,华晨宇就当着全国媒体的面,吐槽沈腾的鼾声,更是在现场为大家模仿了两段不一样的“沈腾版呼噜”,“腾哥的鼾声有点夸张,像‘交响乐’一样,时而粗犷时而细腻,不过有的时候他的鼾声也能给我灵感,中间有一站我和他不住在一起,反而觉得少了很多‘旋律’。我可以考虑为他写一首歌,叫《腾哥的呼噜》。”

“我们的房间比较小,两张床之间离得也不远,我基本上就像睡在他枕边一样。”花花说,现在,当自己不再和沈腾住在一起后,“总觉得夜里缺了点什么”。

花花眼中的他们

沈腾——他让我想到了费叔叔

“腾哥私下里就像个小男孩,和小辈说话也是很逗的,经常会说出些金句来。他会给我们讲很多段子,有些就不方便在这里讲给大家听。总之,他让我想到了费叔叔。不过他的笑话还达不到费叔叔的境界,费叔叔的段子是无人能比的。他还是我们这里的‘大胃王’,摩洛哥的羊肉串特别好吃,他每次看到都要去买,他边吃肉还要吃馕。”

二姐张歆艺——这是个超级实用的女人呢

“她是一个很全面的人,在生活中对每一个人都特别照顾,很多时候我都会依赖二姐,超级‘实用’。譬如她觉得花花饿了,那全组人肯定都会想吃东西,于是就想到带上一个锅,考虑的方面非常细致。”

志玲姐姐——我们一起聊修行

“这次旅行中,和我聊天最多的人是志玲姐姐。就聊聊人生啊,修行啊,我们俩蛮能聊得来的,聊的东西太复杂了,有时候还会讲讲故事。其实林志玲也是团队中的‘大胃王’,饭量和我差不多了。”

金晨——美丽的小弟弟

“她很美,但她太像一个男孩子。不是性格女汉子,所有事情都要自己扛,而是特别活泼、蹦蹦跳跳的那种性格。她喜欢我们把她当弟弟一样相处,她也很开心地叫所有人兄弟。”

马丽——非常小女人

“马丽姐在荧屏上看上去很豪放,生活中却是一个小女人,需要大家去保护。在马丽姐的笔记本上有很多小熊,还有她的发卡、各种饰品都是那款小熊的,她特别喜欢粉色。她时刻需要人来照顾。”

自己——真汉子

“我是节目中的真汉子,胜过沈腾。重大的体力活都是我在干,一般我是会帮姐姐们拿大行李的,腾哥也会和姐姐们一样,叫我‘来把这个拿一下,把那个拿一下’。他是真不爱拿东西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