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类型怎么分? 国产电影类型化势在必行

字体大小:

来源:北京晨报

类型为表 内容为核 国产电影类型化势在必行

2017年是中国电影大发展的一年。除了票房的大幅度增长以外,国产电影类型也愈加丰富,内容也有了更多的创新。北京电影节期间,由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指导、编剧帮主办的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论坛在京举行。《新龙门客栈》编剧何冀平,《白夜追凶》编剧顾小白,《泰囧》编剧束焕,《阳光灿烂的日子》策划《古惑仔》系列编剧文隽及《四味毒叔》的发起人宋方金就编剧行业的生态和最近上映的部分国内电影进行了交流与分享。众多电影编剧表示,让国产电影类型化是非常必要的,并共同为中国类型电影的开发与创作寻找新思路。

类型电影是归类不是限制

回首2017年的中国类型电影市场,《战狼2》、《羞羞的铁拳》等影片不仅收获了骄人的票房成绩,而且做出了类型题材与内容的创新。曾创作《天下第一楼》《新龙门客栈》《投名状》等经典作品的何冀平,今年与姜文合作的新片《邪不压正》即将上映。从舞台剧到影视剧的跨界,编剧何冀平的体会是二者互相影响、互有帮助。“话剧剧本是各种艺术门类中最难写的,尤其是北京人艺的话剧,写话剧剧本为我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刚去香港时写了八年的影视剧剧本,就不觉得特别困难。当我再次回归舞台剧,我的剧本又有了电影的感觉。”谈及类型电影,何冀平称:“中国人吃饭还有八大菜系,类型电影只是归类,不是限制,编剧的作用是在类型片的范畴当中,去找到编剧最基本的东西,我想那些是不能变的。”

著名编剧、电影人文隽分享了他眼里中国电影市场近年来的变化,他提到在2003年影片《英雄》出来之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像火山喷发一样发展迅速。在蓬勃发展的市场背景下,他认为类型电影的开发非常必要:“电影必须要有类型片,每个人有不同的口味,类型片就是给观众不同的选择。在文隽看来,第一部国产类型青春片是赵薇导演的《致青春》,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警匪片是高群书导演的《西风烈》。“新一代导演没有包袱,喜欢什么拍什么,除了这些类型,还有了像《绣花鞋》《京城81号》这样受欢迎的惊悚片。从重视市场的角度,我们必须重视如何分类型,还有如果你是一个编剧,你总有你的擅长,总有你的兴趣,你先要把这个分类,你是什么类型的编剧。”

做电影的不要有“才子派头”

谈到今年几部热门影片,曾担任《山楂树之恋》《白夜追凶》《心理罪》编剧的顾小白表示:“《捉妖记2》有点太散漫了,焦点不够集中,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我个人觉得还比较成功,但是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就是,中国的电影有些段落你会觉得很精彩,可过了五分钟又忽然觉得特别难看,无论是情节上还是表演上,可能再过十分钟又特别好。我认为我们中国电影,尤其是类型片需要做得更极致、更投入,不要太着急。”对于这种“断崖式”的观影体验,编剧束焕解释可能是制作时间太短,“《唐人街探案2》才拍了44天,后来导演忙到连监视器都没时间看。”束焕建议国产电影应该向韩国电影学习,“上世纪80年代,韩国电影几乎是笑话,由于韩国电影人特别虔诚地学好莱坞,今天的韩国电影非常厉害。他们电影专业化到什么程度呢?连装胶片盒的小工都得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同时,他也劝如今艺术学院的毕业生不要有“才子派头”。

此外,宋方金还提到了“门客编剧”这个词。门客编剧,指的是“跟着演员进组的编剧”。他呼吁:“希望编剧不要干这种事,不要哪个演员让你改剧本你就去改,这会把行业带坏。目前电视剧、网剧是重灾区,希望做编剧的永远不要当门客。”

喜剧综艺或影响喜剧电影未来

束焕最近还执导了喜剧《鼠胆英雄》,他调侃电影票房看起来风光,其实只相当于中国打火机产业的规模。说到喜剧类型的创作,束焕透露自己会接触大量的段子手和写短视频的人,“我发现最难得的人才其实是有结构感的,他能够把一部电影浓缩成一句话告诉你。对于这个东西有结构感,我在长时间观察里发现了《煎饼侠》那个编剧苏彪就是这样的,虽然后来他又写的《缝纫机乐队》,《缝纫机乐队》票房不高,但内容非常好,我觉得是被严重低估的作品。”

文隽对中国喜剧类型片的未来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他表示类型片发展的七八年来,喜剧《泰囧》功不可没。但如果未来几年喜剧电影无法突破,恐怕要怪罪于电视台的喜剧综艺节目。“我觉得以前有些段子、有些喜剧演员很好玩,但是现在我们每周都能看到他们在电视机上耍宝。”文隽感叹道,喜剧是最难创作的,从零开始去想一个段子十分困难,而现在的电视节目都在消费笑点,后面喜剧人才和喜剧材料从何而来?他表示非常担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