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电影破亿不易,出圈更难?

字体大小:

来源:一起拍电影

作者:张一瓜

中俄两国正处于蜜月期,关系具体有多甜?举个例子或许你可从中略窥一二:如果你现在去俄罗斯,无论你是在莫斯科的谢列蔑契娃机场(SVO)还是圣彼得堡的普尔科沃国际机场(LED)降落,刚刚下机就会立刻被熟悉的中文指引和广播环绕,仅这一点就足以给中国游客带来极大舒适。

在政治环境稳定、两国关系愈加亲密的当下,中俄两国的电影交流自然也被提上议程。由此,想要打通中俄电影市场的国内电影人私下也早已摩拳擦掌,伺机而动。

其实,中国近几年引进的俄罗斯影片并不在少数,甚至民间组织和政府部门也在促进中俄两国文化交流与沟通合作方面下了不小的功夫。只是,俄罗斯引进片在中国电影市场表现上,成绩并不太理想。截至目前,纯俄罗斯本土引进片票房最高的是《冰雪女王3:火与冰》(豆瓣评分4.7),但票房仅为74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148万新元),并未破亿。而真正的俄语电影内地冠军,则是2013年上映的《斯大林格勒》,票房不到7200万。

这让俄罗斯片方感觉到困惑——中国观众到底喜欢看什么影片?这也成了他们研究的重点。

2016年,印度批片《摔跤吧!爸爸》在中国表现强悍,票房累计12.99亿元,开启了中国去海外购买影视版权的热潮。当时,就有俄罗斯的电影人私下向负责中俄海外文化交流的中方打听,“是不是体育类的电影更容易被中国观众接受?”(这恰是俄罗斯擅长的电影类型之一)

2017年,战争题材影片《战狼2》大爆,一举成为国内市场最为卖座的电影,创造出来的最新票房纪录至今还无影片突破。俄罗斯知名导演米哈尔科夫就此特意组织了俄罗斯电影家协会观看此片,试图从卖座的电影类型去推断中国观众的口味。

这几年,从国内引进的一批俄罗斯电影类型来看,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还属战争和体育题材影片,像《斯大林格勒》《维京:王者之战》以及《最后一球》《花滑女王》和正在上映的《绝杀慕尼黑》等,皆属此类。

为了能够被中国电影市场接纳,成功撬动这块世界级的票仓,可以说,俄方以及看好俄罗斯电影在中国发展前景的电影人可谓不遗余力在为俄片奔走呼告。“当前良好的中俄关系,为两国电影的合作交流也营造了最好的时机。而且从可预见的趋势来看,十年之内,这种合作是有着稳定基础和潜在良好发展空间的。”一位负责中俄文化双向交流的负责人对此相当笃定。

所以,俄罗斯影片在中国电影市场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当前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出圈!

但,话说得容易,操作起来又岂会如此简单?

导演的困惑

虽然中俄接壤面积很大,但是相比中印和中日来说,真正的文化中心距离却十分之远,这也给两国交流和合作带来的不便(北京与莫斯科距离相差7000多公里),更不要提老生常谈的文化差异的存在。

之前,俄罗斯片方就曾因中国的版权引进方在中国对影片重新进行布局和定位表达过不满,导致合作并不太愉快。这也从侧面体现了中国与俄罗斯之间在电影沟通合作中因为对接不当,而走了弯路。

譬如,在去年2月2日在国内上映的《莫斯科陷落》,台版翻译为《异星引力》,影片讲述的是地球人与外星人之间的故事,属于科幻类型片,但是投资体量并不是很大,而国内片方硬是将其打造成“俄罗斯版《独立日》”,营造出好莱坞大片的既视感,希望通过这样的宣传手段获得国内观众的青睐,但结果却过于糟糕,票房成绩仅为238万元。

据知情人透露,《莫斯科陷落》的版权引进费用并不低,甚至在众多俄罗斯批片中引进费用排在前列,这也导致该片在引进到中国后并没有宣发公司有意愿以更高的价格去接,以至于片子被压了很久,直至去年2月才在一个小档期上映,与俄罗斯上映时间相隔了一年多。

“因为《莫斯科陷落》在俄罗斯上映时,获得了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反响非常不错,按照俄罗斯的国产电影票房评分系统打分,十分满分,这部影片达到9.8分,而且观影人次很可观。”就是这样一部在俄罗斯大获成功的片子,在中国却遭遇滑铁卢,这个结果传到了俄罗斯片方那里,片方看在眼里。

导演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立即找国内的相关人士进行沟通,寻找自己的片子在中国失败的原因。

在他看来,曾经由他执导的《斯大林格勒》,还有担纲制片人的《灵狼传奇》等影片,在中国的反响并不差,皆在千万元以上,而且这些影片上映时间还要早于《莫斯科陷落》。而随着中国电影市场体量越来越大,为何明明在俄罗斯本土卖座的《莫斯科陷落》却得不到中国观众的喜爱?他表示不明白。

因为已经将版权全权授权给了中国片方,且片子已经在中国上映,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甚为沮丧,但却无能为力。

不过,继《莫斯科陷落》之后,同年由他担任制片人的体育片《花滑女王》将在中国上映。前车之鉴,他为了能够与及时了解影片的宣发进程,基本保持上映前三个月每月要飞中国一趟。(《花滑女王》遇到《头号玩家》则是后话)

今年年底,《莫斯科陷落2》有望再次登陆国内大银幕,相信导演会更为谨慎。

演员的顾虑

除却俄罗斯批片在中国电影市场还未获得太大影响,中俄合拍片同样遭遇瓶颈。特别是对于主创人员来说,如何打造一款既能体现中国文化又有俄罗斯元素且中俄观众通吃的合拍片,今时今日还无人能够回答。这同样与两国受众以及创作者的文化素养存在极大差异不无关系。

中俄签署两国电影合作协议后的首部商业合拍片《战斗民族养成记》改编自俄20集同名电视剧。剧版《战斗民族养成记》在中国完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仅靠口碑发酵就已成为热门俄罗斯电视剧,当前豆瓣评分高达9.1分,标记看过的人达到25000人之多,甚至比很多上星的电视剧标记观看人数还要多。

就是这样在我国具有一定知名度的IP,中俄合作改编成电影后,收获效果并不明显,豆瓣评分甚至没有达到及格。

有的观众认为 “片中俄罗斯演员之间的默契更体现出中国演员的格格不入”;还有的观众在看过影片之后认为“电影版《战斗民族养成记》效果如同PPT,毁掉了这么好的IP。”

总而言之,中俄合拍片的第一次试水以“失败”告终。

有意思的是,虽然剧版《战斗民族养成记》在中国评价如此之高,但在俄罗斯本土收获的口碑却并不理想,甚至被列在“垃圾剧”行列,卫视播放的收视率更是相当之低。这体现了中俄两国观众喜好的不同。

同时,俄罗斯观众对于从中国引进的《动物世界》《大鱼海棠》等充满中国元素以及形而上思考的电影却非常买账。其实,这与俄罗斯本土一直把电影归于艺术去看待有关。

俄罗斯从电影创作者到影视剧演职人员等这些文化工作者,他们对于自己的职业和工作一直看得非常严肃。《战斗民族养成记》中寡头的“小公主”伊拉(伊丽莎维塔·科诺诺娃饰),在剧版时就很受中国观众欢迎,当时她饰演这个角色年仅17岁。

所以,在改编成电影后,中方片方强烈要求影片中一定要有伊丽莎维塔·科诺诺娃,而那时她已经进入俄罗斯顶级戏剧学院进行系统的戏剧表演学习,所以,她最开始是拒绝的,即使中方开出3倍的片酬以及更多优厚的待遇。

之所以拒绝,主要原因在于,按照俄罗斯戏剧学院的规定,在校期间,学生是不被允许请假拍戏的,一旦发现将被开除。在这一点上,中国影视学院虽然也有同样的规定,但是真正论两国学校的执行力和威慑力却天壤之别。

伊丽莎维塔·科诺诺娃为了学业,一再拒绝片方的邀请。这其中还有一个深层原因,即俄罗斯的影视圈确切说文艺界只认科班出身的人,对于跨行或是半路出家的演员,他们在俄罗斯文艺界的地位并不高。

而且,演员从专业院校毕业后,还要去剧院工作,并签订长期的工作合同,保证每年能够参与100-120场演出,在确保这些工作完成之后,他们才可以去拍摄电影或是电视剧等相关作品。对于这一硬性规定,无论是刚刚进入这一领域的新人,还是在国家拿津贴的人民艺术家,都需要严格执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俄罗斯演员很少长时间在外国拍戏的原因所在。

最终,伊丽莎维塔·科诺诺娃还是在公休假期及学校寒假期间完成了影片的拍摄。不过,她特意在合同中强调,影片在宣传时不能提及自己的名字以及使用自己的照片。可见,俄罗斯演员对行业规定的遵守和自律。

而作为俄罗斯一级演员的“寡头”扮演者维塔利·哈耶夫,在答应拍摄电影《战斗民族养成记》时,也同样强调自己时间的紧迫。称如果在俄罗斯戏剧季他是完全走不开的。因此,电影在拍摄时,照顾演员们的时间也成了一个大工程。

俄罗斯演员不会轧戏,更不会为了拍摄国外的片子而耽误自己在国内所要完成的戏剧舞台表演任务,这些决定着他们的进阶之路,孰轻孰重,他们的心里分得很清楚。

公司的期待

随着中俄两国的合作不断加深,未来两国从导演、编剧再到演员还会达成什么样的合作,还是让人心生期待。

今年,《流浪地球》在春节档大放异彩,俄罗斯演员阿尔卡基·沙罗格拉茨基饰演马卡洛夫深入人心,而由中国导演徐峥执导的《俄囧》也定档在2020年的大年初一,中俄两国的电影将会步入新的阶段。(参考《泰囧》对中泰交流带来的正面影响)

随着市场化的推进,俄罗斯的电影产业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曾经,俄罗斯的影视制作主要由国家主控。而当前,俄罗斯的电影市场主导则已经变成了民营公司。

其中,在中国比较知名的是由三位导演转型为制片人后成立的公司,它们分别是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在1984年成立的3T(ТРИТЭ)公司、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在1992年创立的Арт Пикчерс 公司以及提莫·贝克曼贝托夫稍晚在1994 年创立的ТаББаК (Базелевс) 公司。这些公司在俄罗斯也处于第一梯队,且富有活力。

譬如,最近上映的《绝杀慕尼黑》便是由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担任制片人的影片,他还参与过《战火中的芭蕾》《最后一球》以及《火海凌云》等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并不太陌生的俄罗斯电影;

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则参与过《莫斯科陷落》《斯大林格勒》等在俄罗斯卖座的影片;

《他是龙》的制片人提莫·贝克曼贝托夫,他成立的ТаББаК (Базелевс) 公司如今已经成功打入了美国市场,且每年出品的电影数量超过俄罗斯传统的国营大厂——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和列宁格勒电影制片厂每年出品电影的总和。

这些在俄罗斯颇具声望的电影企业正在发展,他们希望能够借助这个中俄友好的时期,打通中国电影市场,让更多中国观众了解俄罗斯的文化,并谋求和中国在影视方面的合作,使俄片能够在中国电影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那么,俄罗斯电影何时能够破圈?第一部在中国票房破亿的俄罗斯影片会是谁?他们能否抓住在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目前我们期待着答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