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啥不爱看金曲奖了?

字体大小:

作者:薛芃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前天晚上刷微博,突然刷到金曲奖正在颁奖的消息。愣了个神,心想金曲奖不通常是六七月颁奖吗?今年因为疫情推迟到十月,竟完全没有察觉,可见这奖颁与不颁,又颁给谁,好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

最近几年,每到金曲奖颁奖季时,两件事印象最深。一是总有人悲观地说“今年是小年”或“星光不再”,入围名单中80%的音乐人是大众不熟悉的,这其中有地域因素,台语、客家语的音乐都在其中占有一定比例,但也因为金曲奖将目光越来越放在小众音乐的身上;另一边,占据热搜的仍是像陈奕迅、林俊杰这样的华语超级流行歌手,每年的颁奖典礼都会邀请一两位这种级别的歌手唱一段串烧,或唱自己或唱别人的经典曲目,来致敬金曲奖,也致敬过往辉煌的华语流行音乐。

今年也是如此。这两件事共同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对现在的金曲奖感到陌生,那个繁盛的华语流行乐坛,定格在了21世纪进入第二个十年以前。这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金曲奖不再重要,不再代表权威。金曲奖到底怎么了?我们跟金曲奖是不是走散了?

今年的最佳国语男、女歌手给了吴青峰、魏如萱,倒是非常众望所归。在苏打绿休团的3年中,吴青峰以个人的名义出道,做了很多事情,参加《歌手》,推出属于自己的专辑《太空人》。这张专辑的质量,的确是去年最好的(之一)。青峰说,他是在像等待回收的垃圾一样时,被环球唱片收留,找回了归属感与安全感,才有了这张专辑。但因为苏打绿已经回归,成为“魚丁糸”,青峰若想再次以个人名义出专辑,恐怕得等些日子,如果错过这次最佳男歌手,下一次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在这些年独立音乐主流化的道路上,魏如萱是很成功的一位。但她与真正的主流还离得很远,是件幸事。同时入围最佳女歌手的其他几位中,梁静茹是最主流的。这是她第6次提名,她比其他几位都更想拿到这个奖项。宣布得奖之前,有一段对入围者的实时采访,梁静茹的反应最让人心疼,她很渴望,比任何人都紧张。昨天,她还在社交网络上晒出提前做好的小抄,获奖感言要感谢的名单中,写满了失落。可如今的她,早已不需要一座奖杯来证明什么了。

她这次得奖,大概率是不可能。这张新专辑虽然于她自己而言大有突破,但依旧用传统的、经典的情歌方式去歌唱,而这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方式了。金曲奖选的,得是时代的产物,可梁静茹的创造力和表现力深深地刻着千禧年音乐的烙印,她没能像同代天后蔡依林那样,发生质的改变。

去年金曲奖把最佳歌曲颁给了蔡依林的《玫瑰少年》,某种程度上呼应了当年在台湾的同性恋合法化。社会议题和人文关怀向来是金曲奖的偏爱,但回应时代,也并非都得是社会议题,也可以是音乐本身的潮流代表。2004年第15届金曲奖把最佳作词人给了宋岳庭的《Life's a Struggle》,让当时的人们知道,原来韵脚还可以这样写,嘻哈也跟着迎来了新的变革。

在独立音乐的势头里,草东没有派对是个风向标。2017年,草东的《大风吹》打败周杰伦的《告白气球》、杨丞琳的《年轮说》、林宥嘉的《天真有邪》、五月天的《顽固》,压倒这些曾经最主流的流行音乐,拿到年度歌曲,似乎在宣告,这是独立乐队的时代。去年刚收获金曲奖的椅子乐团,今年上了乐夏。再前一年的落日飞车,也是演出一开票就售罄。

到了今年,当男女歌手这两个最重的奖项都颁给以独立音乐出道的歌手时,意味着,金曲奖跟传统流行音乐之间的界限更清晰,也意味着,华语流行音乐不会再有绝对的王者了,巨星时代真的终结了。

如果你没听过阿爆的《母亲的舌头》这张专辑,也非常推荐,今年拿下了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年度单曲/年度专辑。2003年,阿爆就和另一位音乐人Brandy组成重唱组合出道,首张专辑就让她们拿下了第15届金曲奖的组合奖,当年一起入围的人,还有S.H.E。接着就遇上了公司破产、事业低谷,做了几年护士之后,阿爆又重新回来用原住民音乐做流行音乐。

2018年,台湾有一个调查指出,唱片的收益在十年之内从47%大幅缩减为9%,网络打破了音乐人与乐迷之间的那堵墙,也打破了音乐产业运作多年的模式,这种模式早已十分成熟,成为流行音乐的根基,甚至彻底打破了在这个产业链条中最终获利的模式。而网络上的音乐平台依靠算法,让小众音乐的群体变得更细分,听到音乐风格类似但却从不知道的音乐人。消费习惯在改变,小众歌手的“能见度”也在提升。

但小众音乐可以成为流行音乐的全部吗?主持过很多年金曲奖的黄子佼在一次采访中说:“怎样才能让金曲奖得主不但有风格,也同样有商业竞争力?这几年金曲奖的名单给人感觉是,音乐性很强,名单很专业,可是在商业上,似乎还是没有带来更好的结果。”

今年的金曲奖所有入围的歌手中,只有一位来自中国大陆,是一位叫做裘德的入驻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他的专辑叫做《颁奖的时候我要缺席》。他的确没有出席,因为疫情的缘故。但他也没得奖。很多大陆的音乐没有在金曲奖的考虑范围中,是因为金曲奖有一个要求,专辑的首发地区必须包括台湾。于是,很多音乐被卡在了门外。

裘德有多冷门?他的微博粉丝不到一万人。不过这张专辑的概念很有意思,他在每一首歌中虚拟了十个不同身份的人物,有街头艺术家、科学家、船医,每个人物背后是一个故事,共同串联出一场舞台剧。这种自成一体、有明确逻辑线索的专辑概念,还带着人文关怀,如今是最受金曲奖欢迎的。

曾经给周杰伦做过很多编曲的钟兴民在今年的舞台上说:“在主流当道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写歌给普罗大众进KTV里好唱、好哭,这观念改变了好几代音乐人,让他们觉得哗众取宠,抓住人类痛点,扩大它,就能成为一个作曲家,而使得台湾流行音乐停滞不前,人才培育不是上上学就可以的,是要有高度、深度、广度以及前瞻性的。”这是如今金曲奖超前的地方,它仍是要成为引领时代的风向标,就像周杰伦、孙燕姿可以成为那个时代的标杆一样,现在该有现在的另番样子。可惜的是,大概再也不会有巨星出现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