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选秀节目的前世今生

字体大小:

来源:新浪新闻

作者:Beautytube

今年的中国选秀可真是一波三折,《青春有你》(简称《青你》)被停播,《创造营》(简称《创》)都成团的into1也被上面叫去喝了茶。

这几年荒诞追星的方式屡次刷新我们的三观,但其实内娱第一个被叫停的选秀节目并不是《青你3》,而是2007年重庆卫视做的选秀节目《第一次心动》。

《青你》停播如果是资本割韭菜撞到了枪口上,那么2007年这档节目就是靠着毫无底线的炒作和严重偏离比赛宗旨被“封杀”的。

虽说《第一次心动》这节目就做了9期,但它却真真儿的做到了周周有猛料,期期夺眼球。

什么“张国立患尿毒症”、“刘晓庆与姜文偷情”、“柯以敏与刘晓庆面和心不和”,所有这些“货真价实”的假新闻,都是节目组为求轰动效应策划的猛料。

原本节目拿着张国立这样的老艺术家做导师为节目增加看点,可节目做着做着就把炒作点放到了人家的私生活上。

还编造说张国立因为工作繁忙和前妻之子张默和邓婕不和,心力交瘁,53岁的他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还患上了尿毒症,甚至还节目组还替当事人“官宣”了息影的事儿。

于是乎,张国立看到节目组用自己炒作,便公开与节目组划清界限。

而这节目最具有戏剧性的是在男15进10比赛的时候,竟上演了两位评委因为选手争风吃醋的一幕。

有一次节目直播刚进行到“心动才艺”的环节时,男选手代某突然冲出表演区,跪下向评委柯以敏讨要礼物,还表示“要把这个礼物送给一个最想送的人”。

然后柯以敏就把手上的戒指给了代某,可谁成想他却转身将这枚戒指送给了另一位女评委杨二车娜姆手上。

拿名人炒作是借力打力,可身在娱乐圈,尤其是节目组拿着老艺术家搞噱头,自然会引起当事人的不满,于是乎评委嘉宾个个离场。

因为种种闹剧频繁在节目中上演,随后就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责令《第一次心动》节目组整改,并加强了对卫视选秀的管理。

“不能在黄金档播出。”

“未成年不能参加海选。”

“每年只发放一定数量的选秀指标,严格控制卫视选秀节目数量。”

这些条例都是在《第一次心动》节目被叫停之后出现的。

后来因为卫视选秀条例束缚重重,加上网络平台的发展和兴起,选秀的主场逐渐从各大卫视转向了各大网络平台。

于是选秀节目再一次迎风而上,资本不仅用了各种手段炒作提高收视率,甚至还开发出了集资打投的新盈利模式。

选秀节目,就此进入新的篇章。

2018年1月19日,《偶像练习生》的播出取得了空前成功,蔡徐坤的出现打破了内娱保持已久的流量模式,他也跻身到最新的顶级流量行列。

此后,UNIQ男团和火箭少女女团101的出现也逐渐丰富了中国爱豆的新形式。

因为选秀带来的红利巨大,于是乎制作方们像被打了鸡血一般疯狂推出各种选秀节目,从而忽略了练习生培养的周期性和中国偶像专业能力不足的现实。

时间久了,这种模式就暴露出了弊端。

什么弊端?

业务能力尚可的人出圈成为顶流,新的秀人还没来得及培养就被推出去参加选秀。

秀人的业务能力不够强,实力派成了稀缺物种,节目组迫切需要另一种方法保持节目的活跃度——给选手打造出圈人设和热梗。

选手实力不足,想红只能靠偏门左道,所以现在的选秀越来越难看,即使成团了依然没能给观众带来几个热爆精彩的舞台,反而都转身去玩综艺、拍戏去了。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追其原因还是出在了中国的选秀模式身上。

从2018年到现在的国产选秀都尚未完全脱离初创于韩国的“101模式”,这种模式的诞生与韩国的SM、YG、JYP韩国三大娱乐经纪公司在偶像产业中的主导地位息息相关。

他们掌握着韩国六成左右的练习生资源,持续供血不在话下,而且韩国的练习生基本需要经历4-5年的练习生活才有可能上节目露面。

而中国的大型练习培训公司屈指可数,在排除练习生参加综艺的娱乐公司中,超过一半以上注册日期是在2015年以后注册的,也就是说公司成立还不到3年。

除了少数“回锅肉”选手大多数练习时长为1-2年,剩下的新人只练了区区几个月就被推了出去,靠着插科打诨制造话题,直接放弃主打“选秀”,转而营造起了“综艺”的氛围感。

选秀后浪们来势汹汹的大好景象,背后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喂不饱的“狼子野心”。资本们急于赚快钱,家境可能没那么好的选秀新人们,也被公司灌输了“你不红,你的梦想都是狗屁”的思想。 所以现在的选秀,人们都在博一时的热度,圈一时的粉丝,做一时的努力。都在看眼前,没人在乎以后。

但对于那些真正追梦的练习生们来说,“出道”不仅是要用青春去博一把的漫长旅程,更是一场90%因素都不受自控的野蛮冒险。

对比于那些在闪光灯下塑造出来的虚伪人设,那些埋藏在练习室里的泪水和不可说的委屈,才算得上是人间真实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