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钟万学被指亵渎回教可兰经 反对势力乘机促执政者下台

字体大小:

印度尼西亚警方刑侦局局长11月16日宣布,调查钟万学亵渎宗教案,警方也传召了69位证人与专家,虽然证人与专家们具有不同的意见,最后警方的结论是正式将钟万学列为嫌犯,并禁止钟万学出境。该案将交司法程序处理,由检察官起诉及由法官审判及判决。

印尼回教大学生联合会(HMI)11月17日表示,将于11月25日发动更大规模示威游行,他们另有企图,除了针对钟万学亵渎宗教之外,也敦促佐科威(佐科)总统下台,他们的理由是;佐科威总统不再是亲民的总统,证据是11月4日佐科威借故视察机场铁路工程,不愿意接见示威的群众。

印尼激进伊斯兰团体“捍卫伊斯兰阵线”(FPI)于2016年11月18日表示,该团体将于2016年12月2日再次举行“捍卫伊斯兰”的大规模游行。他们表示,不满意警方只把钟万学列为嫌犯及禁止出境,不将钟万学逮捕及关进监狱。

雅加达伊斯兰团体已于11月4日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近20万人参加,结果演变成小型的骚乱事件。现又准备于11月25日及12月2日再次发动更大规模示威游行。目的是针对华裔雅京省长亵渎宗教案,给政府下压力,要政府逮捕钟万学。另有声音说,11月25日与12月2日的示威是到国会与人协示威,要国会与人协大会发动弹劾总统,佐科威总统下台。

印尼政坛包括总统在内的诸多政治人物已经呼吁,不要再举行示威游行。在民主国家里有言论自由与发表意见的自由,政府不能禁止民众示威,只能呼吁不要示威。除此之外,穆斯林组织如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U)、穆罕马迪亚(Muhamadyah)以及穆斯林长老理事会(MUI)也已经表明,接受警方审讯钟万学涉嫌亵渎宗教案听证会的结果,将该案交司法部门处理,无需再举行示威游行。

印尼警察总长迪托(Tito Karniavan)甚至表示,法律程式已经正在处理,钟万学涉嫌亵渎可兰经的案子,如果还有示威游行,则示威活动不再是针对钟万学,而是针对政府,目的是扰乱治安,政府必采取维护治安的严厉行动。

钟万学涉嫌于2016年10月6日在雅加达近郊的千岛群岛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被指亵渎了回教的可兰经。但是这还是个未定论。在听证会上警方邀请了诸多宗教专家和语言专家对钟万学的演说进行听证与评论,专家们具有不同的意见,未能达成一致共识。最后警方将钟万学列为嫌犯必须由法律程式审判与判决,由法院判决是否有罪。

而激进宗教团体在这个过程当中执意再次进行示威,是对国家法律的蔑视和不信任,企图强加自己的观点并不惜动员群众,对政府施加压力。

钟万学没想到他在千岛群岛演讲的一段话,引用了可兰经第51条教义,原无意亵渎可兰经,却引起穆斯林如此激烈的反应。当时他说:“别被人使用可兰经进行欺骗...”。想不到被有心人普尼.雅尼(Buni Ani)删掉了“使用”两字,变成“别被可兰经欺骗”,因此引起了轩然大波。

佐科威总统表示,在11月4日的示威游行当中存在政治炒作。而激进宗教团体的再次计画发动游行,是否定佐科维威政府的努力,更像是一项政治操作,不是单单“捍卫伊斯兰”那么简单。

印尼绝大部分政党不支援11月4日的示威游行,但是游行当天却出现了三名现任反对党高层人士。一名来自于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高层人士(国会副议长Fadli Zon),另一名则是来自公正福利党(PKS)高层人士(国会副议长Fahri Hamzah),还有一位是前政党领袖兼激进的前人协议长(Amien Rais)。但是印尼三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U),穆罕玛迪亚(Muhamadyah)和穆斯林长老理事会(MUI),在佐科威总统亲自拜访与斡旋后,已经表态不支持示威游行,这三个组织已经足以代表印尼主流穆斯林群体。

所以激进宗教团体的动作只是属于少数激进分子的行为,不代表多数穆斯林,也只是少数反对派政党的个人,所采取的反对佐科威政府的行动。

佐科威总统最近两次会见大印尼行动党领袖帕拉波沃,帕拉波沃承诺共同维护建国五原则(Panca Sila)、1945宪法(UUD45)、多元社会(Bineka Tunggak Ika)与国家合一(NKRI)。至于该党副主席Faldi Zon参与11月4日的示威游行,应该被视为他个人的行动,不能代表大印尼行动党。

一个民调组织LSI最近发表民调报告,指出钟万学被列为嫌犯后,其省长竞选得票率已下降至10.6%,比其他二组候选人阿古斯·尤托约诺和安尼斯低、这明显说明,11月4日大示威对警方审查与钟万学竞选省长有直接打击和影响。

如今,激进伊斯兰团体进一步要在11月25日及12月2日示威,显然是幕后有更大阴谋,可能与外国反佐科威集团勾结,企图打倒积极反贪改革的合法政府,在印尼制造一个分裂国家的乱局。佐科威政府和全体人民必须提高警惕。

反对声音在民主政治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民众也应该以平常心看待。但是部分反对佐科威的团体或政客却利用钟万学一案进行反对活动,甚至动员社会力量,迫使佐科威接受其诉求,这已经是违反民主程序的行为。反对派大可成立政党、参加选举并且在公平的竞选环境当中表达政治诉求,这都是基于尊重多数人接受的游戏规则。但今天反对派却等不到下一次选举,就迫不及待的走上街头,是一次又一次施压佐科威的举动,佐科威政府则应该站稳阵脚,在维护民主政治并尊重反对声音的情况之下,也应该不屈服于无理诉求或压力。

政府必须严正应对激进团体的反政府行为,果断采取必要的法治行动,确保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

来源:11月22日《印度尼西亚商报》,作者为该报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