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特朗普联俄受挫 制衡中国战略恐破功

字体大小:

特朗普自去年11月8日当选总统后,对俄罗斯、对中国态度迥异,一褒一贬、一软一硬立场截然不同, 俄罗斯媒体掩饰不住对特朗普当选的欣喜;中国舆论则出现美国“联俄制中”的担忧。但特朗普上任不到一个月,情势丕变,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措施都未祭出,反而重回合作基调,对俄罗斯则不再温情脉脉、眉来眼去,白宫甚至突然变调,发出要求俄罗斯归还克里米亚的强硬声音。依此发展,美俄关系改善恐难达阵,特朗普幕僚原本设计的“联俄制中”战略也将成为空谈。

美俄关系蜜月期比预期更早结束的标志性事件,是特朗普重要助手、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因被揭在特朗普未上任前,就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联络,讨论取消美国对俄制裁,涉嫌“通俄”,挑动美国民众敏感神经。弗林是否“通敌”,还待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厘清,但特朗普在FBI未作结论之前,便要求弗林辞职,却有“弃车保帅”,避免丑闻向上延烧之嫌。部分评论连日来以尼克森的“水门事件”和弗林请辞作对比。

弗林闪辞的直接后果,是特朗普“联俄制中”战略被踩煞车。原本特朗普一再给普京唱赞歌,特朗普也被亲俄幕僚环绕,除弗林外,反对制裁俄罗斯的国务卿蒂勒森与俄罗斯关系密切,2013年还获普京颁发“友谊勳章”。但弗林事件使美国蓄积已久的各种恐俄、反俄情绪崩发,俄罗斯在舆论场再度变成美国可怕的安全威胁,以致特朗普不得不澄清,指有关他“与俄罗斯的联系”纯属胡说八道;国防部长马蒂斯坦言相信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则表示,特朗普希望俄罗斯能缓解乌克兰冲突,并归还克里米亚。

特朗普政府对俄态度“急转弯”,可能是为防止弗林事件扩大的危机处理,却使俄罗斯内部反特朗普声音增强,认为特朗普对俄採两面手法,预示美俄关系改善尚未成熟。近日俄罗斯不仅在舆论上改变对特朗普不口出恶言的默契,军事上也蠢蠢欲动,近日俄罗斯间谍船突然巡航美东,克里姆林宫不仅秘密违反美俄协议禁令,在俄境部署巡弋飞弹,还派军机飞到距美国海军驱逐舰不到200码(约183公尺)处,都对美军构成威胁。

弗林事件说明,美国包括两党有股强大的力量反对解除对俄制裁,也反对美俄亲近。美国政治精英和主流媒体对俄敌意根深柢固,反俄是“政治正确”。尽管特朗普因成功对抗“政治正确”而赢得选举,但从他就任之后跌跌撞撞,荒腔走板的一个月施政看,选举与治国毕竟是两回事,开支票容易,兑现支票难。其中最难兑现的一张支票就是“联俄”与“制中”。

曾信誓旦旦就任第一天就要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并对中国商品加征45%关税的特朗普,并无法兑现支票。他声称要在“一个中国”问题上挑战中国,宣示也随着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作出将遵行“我们(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而自打嘴巴。

特习通话,国务卿蒂勒森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新任财长慕钦分别与中国副总理汪洋和多位财经官员通话都显示,特朗普已不再坚持不惜与中国贸易战的立场,而强调要与中国合作。

尽管如此,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及可能受周围鹰派幕僚影响,仍可能是未来左右美、中、俄三国关系的变数。特朗普内阁亲俄反中势力仍很大。总统高级顾问班农的副手古尔卡(Sebastian Gorka)近日就直言,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深受中国发动的“战略误导攻势”所害,认为中国不是“威胁”。现在美国必须认识,“中国正在输出某种形式的反民主体制,理解这种威胁的本质对美国来说至关重要”。他说,中国不是一个普通国家,也不会被特朗普总统当成一个普通国家来对待。

特朗普的“联俄制中”可能是一厢情愿,因为美国并没有多少筹码与俄罗斯作交易。美国国内对俄罗斯尤其对普京的厌恶和提防,与特朗普的“亲俄”意图完全相反。美国要“制中”实施起来很困难,成本很高。俄罗斯是否愿意被美国所“联”,来共同“制中”,也是个大问号。奥巴马总统任内推动“亚太再平衡”,拉着盟友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抗中国,并未讨到便宜,却成了“烂尾工程”,就是个教训,值得特朗普借镜和警惕。

来源:2月20日《泰国世界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